+ - 阅读记录
    百里良骝拉住柳絮飏柔弱无骨的小手捏了捏,柳絮飏心头噗通一跳,转头看向百里良骝,却见他一脸淡定,似乎完全没在意此刻正紧紧握着别人的手。

    柳絮飏咬了咬嘴唇,只当百里良骝是位天真无邪的学生,任由他牵着,无可奈何坐上了破烂自行车的大杠,一回生,二回熟,嗖的一下窜了上去。

    百里良骝立刻开动,立马嘎吱嘎吱声音响起,百里良骝慢慢悠悠地朝着学校骑去,忽上忽下,咣当咣当。

    众人观看,一道风景,又一次重现。

    一天三次,想忘都难。

    还没进学校,百里良骝远远就看见了一脸焦急的张佳燕和淼水柔站在校门口,两人四处张望,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看到百里良骝和柳絮飏回来,张佳燕和淼水柔都是目光一亮,急匆匆地朝着这边跑过来。

    她们刚才在学校里找了一圈没发现百里良骝,上校内论坛上一看,才知道百里良骝载着教育院天然妩媚第一美女老师柳絮飏出去兜风了。

    张佳燕打电话打不通,只得和淼水柔在校门口等百里良骝出现。

    柳絮飏见自己的两位学生张佳燕和淼水柔跑过来,她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回头看着百里良骝,低声道:“百里良骝,你停车,让我先下来。”

    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脸上露出哀伤之色:“柳老师,难道你认为坐在我的自行车上,让你丢脸了吗?”

    “不是不是。”柳絮飏生怕百里良骝多想,连忙解释道:“我是怕别人见我们俩这么亲密,以为我们有什么关系?”

    “难道没关系吗?”百里良骝狐疑道。

    看着百里良骝认真的样子,柳絮飏娇躯一颤,真以为百里良骝对自己有非分之想,却只听百里良骝接着道:“我们明明是师生关系啊。”

    柳絮飏拍了拍挺拔的山峦,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张佳燕和淼水柔已经跑到了他们跟前,张佳燕没等百里良骝把车停稳,一把抓住百里良骝的手臂,急道:“老大,赶快跑路,你打了李大头,惹了天大的麻烦呀。”

    “百里良骝,都怪我不好,不然你又怎么会出手打李大头。”

    淼水柔也抓住了百里良骝的手,身子紧紧贴在百里良骝的手臂上,一脸自责。

    怀里是柳絮飏,左边是淼水柔,右边是张佳燕,百里良骝心里乐开了花,暗赞自己来学校的决定,简直是太英明了。

    柳絮飏看到周围学生的目光,不自然地推开百里良骝的手,下了大杠,看向淼水柔和张佳燕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百里良骝为什么要跑路?”

    “柳老师,他打了李大头,李大头说要报复他。”

    淼水柔一脸担忧道,小嘴瘪了起来,她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原因,李大头才会找百里良骝的麻烦,心里十分内疚。

    她却不知在昨晚飙车之后,李大头就已经把百里良骝恨上了。

    “李大头?就是校学生会那个副主席?”

    柳絮飏皱了下眉头,对于李大头这个人,她也有很深的印象,倒不是因为李大头在学校里表现得多能干,而是李大头曾经猛烈地追求过她,但是被她拒绝了。

    张佳燕抓着百里良骝的手,语速极快道:“老大,赶紧跑路,我已经帮你联系了船,今晚就去乘船旅游,可以去很多国家,你看哪里合适,就在那里下船,等风平浪静你再回来,那边的一切我都给你安排,不用你费心。”

    “等等,我说过要走了吗?”

    百里良骝打断了张佳燕的话,一脸正气道:“这可是在苏门答腊,这里是法治社会,我可是看到你们大门的那个海盗法典,张保说那是非常严肃的,婚姻法也才颁布,还有巡捕保护我,难道他还能把我杀了不成?”

    柳絮飏也看向张佳燕道:“对呀,张佳燕同学,李大头到底是什么背景,干嘛要这么怕他?”

    张佳燕叹了口气,面色凝重道:“他是……黑熊帮老大的儿子。”

    一听这话,柳絮飏的心顿时悬了起来,百里良骝刚刚从黑熊帮手里脱身,这就又惹到了更厉害的人物。

    打了几个小混混没关系,可打了黑熊帮老大的儿子,对方绝不会善罢甘休。

    柳絮飏可是听说黑熊帮把人打断手脚都是常事,如果真对百里良骝下手,他可怎么办?

    “你把李大头打成了什么样?如果不太严重,或许还有挽回的余地。”

    柳絮飏也是紧张起来,看向百里良骝问道。

    没等百里良骝回答,张佳燕道:“下巴骨折,牙齿碎了三颗。我知道李大头的脾气,绝对不会放过老大。”

    听到问题这么严重,柳絮飏、张佳燕和淼水柔都沉默了下来。

    百里良骝见三女关心自己,心里开心极了,但并没有表现出来。

    他拍了拍张佳燕的肩膀,一脸正气道:“小跟班,你放心,这个社会还是有正义的,我就不信他李大头这个坏人,能够为所欲为。如果黑熊帮的人真敢对我下手,我就找那些主持正义的巡捕,如果找巡捕不行,我就找兵哥哥,我还就不信,这世界上没人治得了他。”

    看着百里良骝单纯的模样,张佳燕一阵无奈,道:“老大,这世界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很多东西你都没见识过,在真正的权势者面前,规矩并不管用。”

    听到这话,百里良骝心底暗笑,他非常认同张佳燕的话,但也得看看谁才是真正的权势者。

    我这个探险队长,应该是世界上最有权势之人了吧?起码占前三,有没有?

    而且即使凭他的个人力量,一个人出手,可以盖他们所有人,黑熊帮那点权势,如同弱鸡遇到老鹰,也根本不顶用。

    更何况张佳燕的话也不全对,因为在这个世界,某些力量,更是凌驾于权势之上!

    如果他的探险队,惹我们不高兴,一个按钮的动作,就几千年开外了。

    看着张佳燕凝重的目光,百里良骝正色道:“反正我不会跑路,我要留在学校,接受知识的熏陶;另外,我还要和他们讲理。”

    听到这话,柳絮飏这个当班主任的大为触动。

    她看着阳光下百里良骝的身影,破烂的自行车,普通的衣着,充满正能量的心,这是一个家庭贫困,却拥有求学之心的学生。

    她一咬牙,心底暗暗决定:“不行,百里良骝好不容易有了学习的机会,怎么能因为李大头而放弃学业。这件事我一定要想办法,让李大头放过他。”

    张佳燕见百里良骝不听,气得一跺脚,想了想,对百里良骝道:“老大,我回去找我爸,让他出面看能不能摆平。”

    说完,张佳燕上了正停在旁边的老奔驰,轰一声开车走了。

    柳絮飏心里想着怎么摆平李大头的事情,也向百里良骝和淼水柔告别,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柔柔,上我的大杠,我带你回教室。”

    百里良骝敞开腿,看向留在最后的淼水柔,笑着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指了指两腿中间,明明指的是自行车大杠,可是他这动作看起来却是那么的不要脸。

    “不了,我走回去。”

    淼水柔不由自主地顺着百里良骝的手指看过去,双颊一红,再想到BBS里的那些不明不白的话语,她连忙摇了摇头,飞也似得朝着学校里跑去。

    等三女都离开,百里良骝骑着车朝计算机学院去,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低声自语道:“黑熊帮,李大头,嘿嘿,竟然来招惹我。难道对别人下手之前,你们不先调查一下背景的吗?”

    话是这么说,可是百里良骝的背景他自己明白,又有几个人能查得到。

    别说这里一个岛屿,即使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也难以查到。

    不过,百里良骝这话也没错,难道你不知道别人的背景就跟他敌对,是一个很稳重的决策吗?

    “百里良骝,班主任让你去她办公室。”

    百里良骝刚回到教室没多久,就有人传话来,说是柳絮飏让他去办公室一趟。

    “才一会不见,柳老师这么快就想我了?”

    百里良骝心底坏笑,来到柳絮飏办公室外,只见门开着,里面除了柳絮飏以外,还有一位身材肥胖,头顶地中海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目光肆无忌惮地在柳絮飏身上扫过,从挺拔的峰峦,游移到黑丝长腿,然后再返回到盈盈一握的蛮腰,仿佛柳絮飏整个身上都是宝藏,令他眼睛都直了。

    柳絮飏坐在办公桌后面,表情有些尴尬,虽然门开着,但她在中年男子的目光下,如坐针毡般,浑身不自在。

    不过身边这中年男子是学校的教务处主任,她就算不自在,也只能忍住。

    此刻一见百里良骝出现在门口,她身体顿时就放松了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站起来招了招手道:“百里良骝,快过来。”

    听到这话,那肥胖中年男子目光一转,看向百里良骝,毫不掩饰神情中的不屑。

    “柳老师,你找我有什么事?”

    百里良骝只当没看见肥胖男子,走到柳絮飏办公桌前,笑眯眯地问道。

    柳絮飏指了指中年男子,给百里良骝介绍道:“百里良骝,这位是学校教务处主任钱痕年老师,他想问问你有关黑熊帮的事情。”

    百里良骝转头看向钱痕年,还来不及叫声钱老师,钱痕年啪地一掌拍在了茶几上,阴阳怪气道:“百里良骝,你胆子可真大,打了黑熊帮的人,居然还敢骗柳老师,说你将黑熊帮的人说服了!这件事,你知不知道自己惹了多大的麻烦?”

    刚才钱痕年过来问柳絮飏事情处理得怎么样,她就说百里良骝已经解决,然后钱痕年就让她叫百里良骝过来,没想到刚一见面,钱痕年就怒斥百里良骝,令柳絮飏心里很不舒服。

    她秀眉微蹙,沉声道:“钱老师,事情百里良骝已经解决,你现在对一个学生发火,有必要吗?”

    钱痕年转头看向柳絮飏,目光中的贪婪欲望一闪即逝,喝道:“柳絮飏老师,你真以为他能劝服黑熊帮的人,如果事情这么简单,我们学校又怎会那么忌惮黑熊帮?现在百里良骝肯定把事情弄得更糟糕,我们将遭到黑熊帮无尽的报复,如此大责任,你这个当他班主任的,承担得起吗?”

    听钱痕年说得严重,柳絮飏却没有担心,而是选择相信百里良骝,据理力争道:“我亲眼见百里良骝进了英雄阁,安然无恙地出来,而且校长给的五万他也带回来,他已经将黑熊帮劝服,绝不会有假。”

    “柳老师,你可真是单纯,黑熊帮是好人?他们会有钱不要?”

    钱痕年冷哼一声,转头对百里良骝道:“百里良骝,你把五万块交出来,教育院教不了你这样的学生,你被开除了。”

    “不行,不能开除百里良骝。”

    柳絮飏连忙道,眼中闪过焦急之色,暗想百里良骝好不容易有了学习的机会,怎么能开除。

    “柳老师,虽然你是正式职工,但是你的学生惹下这么大的麻烦,你以为自己能继续留在学校工作?”

    钱痕年威胁一句,松了松领带,贱笑道:“小柳呀,我有位表弟在黑熊帮,今天下午下班后,你跟我一起吃个饭,陪陪我,我或许可以帮你。”

    听到这话,柳絮飏俏脸布满了寒霜,哪里不知道钱痕年的意思。

    事实上她也知道,钱痕年对她觊觎已久,只是她一直对钱痕年不假辞色,避而远之。

    百里良骝一直冷眼旁观,就是想看看这钱痕年要出什么幺蛾子。这会他听出来了,钱痕年这老王八蛋平时肯定没少利用职权对学校的女老师进行骚扰,甚至在学校收保护费的小混混也可能和他有关系,不然连校长都摆不平的事情,他怎么说自己能搞定。

    既然对方来者不善,百里良骝自然也没有好脸色,他冷笑一声,一跃坐在了柳絮飏的办公桌上,吊儿郎当地看向钱痕年道:“钱老师,我可以将你的行为,理解为骚扰女下属吗?”

    钱痕年不愧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坏蛋,被百里良骝直接揭穿,脸都不带红一下,冷哼了声,瞪着百里良骝道:“哼!把五万块留下,这里没你的事,你可以走了。”

    在钱痕年眼里,百里良骝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且是个骑着破自行车的穷学生。

    “哈哈哈……”

    就在这时,百里良骝笑了起来,眼中满是对钱痕年的不屑。

    见此,钱痕年愣了下,随即气得吹胡子瞪眼,作为教务处主任,哪个学生敢像百里良骝这么嚣张,不仅坐在办公桌上对他说话,还无所顾忌地大笑。

    突然,百里良骝的笑声戛然而止,目光中闪过戏谑之色,对钱痕年道:“如果你开除我,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敢威胁我!”

    钱痕年勃然大怒,腾地站起来,一副要对百里良骝动手的模样。

    可他一想之前看监控里,百里良骝揍那几个小混混时的神勇表现,他顿时就怂了,指着百里良骝道:“哼,教育院被我开除的学生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我还从来没后悔过,你现在立刻给我离开这个学校,不然我叫保卫科来把你赶出去。”

    就在这时,钱痕年的电话响了起来,他骂骂咧咧地拿出电话,一看上面的号码,顿时换上了一副谄媚的笑脸,连忙接通:“您好,校长。”

    “恩,我正好在柳絮飏老师的办公室,让她班级的百里良骝到你办公室吗?行,好的,我这就让百里良骝过来。”

    “再见,校长。”

    钱痕年挂了电话,脸上的笑容一收,一脸阴险地看着百里良骝道:“黑熊帮肯定把火发到了校长的头上,校长现在要见你,你自己看着办吧。”

    百里良骝早就知道校长会找自己,黑熊帮拿出五百万成立贫困生基金,并且再也不会找教育院的麻烦,这可不是小事情,校长肯定会问清楚。

    此刻见校长召自己去办公室,百里良骝觉得既然自己现在的身份是学生,那勉强给校长一点面子,就跑一趟吧。

    “柳老师,你等一会,我一定让这王八蛋后悔。”

    百里良骝朝柳絮飏眨了眨眼,双手插在裤兜里,没理会气急败坏的钱痕年,走出了办公室。

    钱痕年看着百里良骝慢慢悠悠消失的背影,骂骂咧咧道:“竟然敢骂我王八蛋,开除你之后,我还得收拾你。”

    百里良骝骑上自己的自行车,这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校长办公室在哪里。

    他打听之后,在行政楼顶楼见到了教育院的校长,香女。

    香女是院长,这这个百里良骝开始就知道,不过,她和麦公明新婚第一天,就跑来工作,也很是难能可贵。

    而作为教育院的校长,香女也很爱这个学校,自然,她十分讨厌那些收保护费的黑熊帮小混混。

    可惜他一生专注学术和学校管理,和校外势力没来往,根本没办法摆平黑熊帮的事情。

    如果找她爷爷老张保来摆平,自然也没有问题,但是她没有太看重这件事情,平常有什么事情平息了事。

    另外她也可以找他哥哥张兴,张兴手里有军队,就是武装的海盗,也可以镇压那些小混混,可是因为她和他有指腹为婚那个关系,所以她也不愿意找他。

    现在他嫁给麦公明,以后再有什么事情,可以找他帮忙,不用跟他客气。

    不过刚才她接了个电话后,此刻却是喜出望外,心情舒畅到了极点。

    因为黑熊帮的头目朱炜亲自打来电话,用极其卑微的态度向她道歉,还说了很多好话,表示以后黑熊帮的人绝不再冒犯教育院,也不会欺负学校的学生。

    更令香女没想到的事,最后朱炜居然还拿出五百万来,说是成立一个教育院贫困生基金。

    要知道之前只是朱炜一个手下打来电话,就嚣张得不得了,非得让香女就百里良骝打人的事情给个说法,赔偿五万块。

    可现在,朱炜亲自来电,又是赔礼道歉,又是送钱,简直是身段放得极低,令香女大为受用。

    当然,除了受用之外,她心里也十分惊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对方的态度会出现如此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不过她不能问朱炜,所以把百里良骝这个当事人叫了过来,打算弄清楚怎么回事。

    如果不是香女私人掏了五万给百里良骝,让他去解决黑熊帮的事,就冲着关键时刻没站出来帮学生出头的行为,百里良骝就绝对不会来她的办公室。

    她嫁给麦公明是私事,教育院是公事,他才不会把公事私事混在一起。

    在百里良骝看来,校长就是学校的头儿,哪有头儿躲在后方的道理。

    不过百里良骝此刻在校长办公室,看着风满面的香女,他就知道这丫头现在心好极了,前面之所以向黑熊帮服软,肯定也十分无奈。

    现在又是结婚嫁了一个理想的男人,又是黑熊帮道歉,绝对是双喜临门。

    “百里良骝同学,请坐。”

    香女看着进门的百里良骝,很难得的对一位学生说了“请”这个字。

    “谢谢校长,新婚快乐。”

    百里良骝像一个懂礼貌的学生一样,小心翼翼地坐在了香女的对面,微笑着看向对方。

    香女看着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有些愧疚道:“百里良骝同学,之前你打了黑熊帮的人,我让你自己去赔礼道歉,实在是有些不应该。希望你不要怪校长,面对那帮恶人,我也是没办法。”

    “校长,我理解你的难处。”百里良骝点了点头,一副很懂事的模样。

    见百里良骝没追究,香女那点小小的心结也解开了,开门见山道:“百里良骝同学,刚才黑熊帮给我来了电话,不仅向我赔礼道歉,还说投入五百万在我们学校成立贫困生基金,我想知道,你去英雄阁,到底发生什么事?”

    “噢,原来校长是想知道这事。”

    百里良骝笑了笑,随即淡定地吹起了牛皮:“其实黑熊帮的人,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他们还是很通达理的。”

    听到这里,香女嘴角一抽,黑熊帮的人通达理,她还是第一次听说这话。

    见百里良骝看过来,香女忙道:“你继续说。”

    百里良骝一本正经地把对柳絮飏的那套说辞又讲了一遍,听得香女是目瞪口呆,忍不住伸手掏了掏耳朵,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尤其是百里良骝说的科学发展观什么的,和黑熊帮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对方会听?

    香女忍不住确认道:“你……说的是真的?”

    “校长不相信吗?这些都是柳老师教我的,不信你可以问问柳老师,只要我们有理而且有耐心,再加上一些小小的以与人为善为目的的辅助手段,任何人都可以感化。”

    百里良骝右手放在口,一副善心天使的模样,就差背后没插上翅膀了。

    香女看着百里良骝真挚的眼神,心中纠结了下,最终选择了相信百里良骝,因为她根本想不到百里良骝有其它的办法能解决这件事。

    不过,她忽略了一个关键,就是百里良骝口中的那个小小的辅助手段。

    香女也不再追问,话锋一转道:“百里良骝同学,你为学校争争取到五百万的贫困基金,这是很大的功劳;我看你骑的是一辆很破的自行车,想必家庭条件不太好,所以我决定,先期给你五千元的助学金。”

    “校长,谢谢你的好意,我百里良骝自强不息,助学金就留给那些更需要的同学吧。”

    百里良骝很认真地拒绝了校长的好意,他连学费都不用缴纳,哪里用得着什么助学金,而且这笔钱,他也确实是想帮助那些家庭贫困的学生。

    看着大无私的百里良骝,香女心里很是感动,手颤抖了下,有些哽咽道:“百里良骝同学,如今像你这样的学生已经很少了,既然如此,你有什么其他需要帮助的,尽管提出来,我帮你解决。”

    “校长,其实这些都是柳老师教导我的,如果你要表彰,那就表彰柳老师吧。”

    百里良骝笑了笑,把好处推到了柳絮飏的头上。

    香女也不迟疑,当即拿出电话打给了教务处主任钱痕年,让他和柳絮飏一起到办公室来,说是有事要安排。

    另一边,钱痕年接完校长的电话之后,一脸冷笑看着柳絮飏道:“柳老师,不知道百里良骝对校长说了什么,现在校长让我带你过去,只怕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相信校长的人品,就算百里良骝把事搞砸了,他也不会把气发在百里良骝的头上。”

    刚才柳絮飏被钱痕年一通威胁,此刻再一听校长让她去办公室,现在她心里对百里良骝也是有些没底,不过她还是坚定地站在了百里良骝这方。

    钱痕年迈步往外走,边走边道:“柳老师,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答应今晚陪我吃饭,然后我们一起开个房间,好好探讨一下教育院的学术发展,以及人生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一定保你在学校内平步青云。”

    柳絮飏见钱痕年说得如此露骨,面色一红,随即脸上布上了一层寒霜,沉声道:“钱老师,请你自重。”

    钱痕年见柳絮飏油盐不进,威胁道:“柳絮飏,别不识抬举,这个学校里,还没有我搞不定的女人,如果你今天不答应我,以后可没你后悔的机会了。”

    “钱痕年,你真是妄为人师,就算我不要这份工作,也绝不会向你妥协!”

    柳絮飏也是傲气,直接向钱痕年顶撞道。

    钱痕年没想到柳絮飏长相天然妩媚美得可怕,脾气却是如此贞烈,回头看了眼,冷声道:“到了校长办公室,我要你好看。”

    说完,他大步朝着行政楼走去。

    柳絮飏咬了咬艳红的嘴唇,眼眶中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感觉委屈极了,但心头却是暗道:“无论如何,我绝不能让百里良骝被开除,他是无辜的。”

    打定主意,柳絮飏不近不远地跟在了钱痕年的后面。

    进了校长办公室,钱痕年幸灾乐祸地瞄了眼坐在旁边的百里良骝,然后脸上露出一副极其谄媚的笑容:“校长,我和柳絮飏老师来了。”

    香女点了点头,还没来得急开口,钱痕年就换上了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瞥了眼柳絮飏道:“校长,柳老师不知是怎么教的学生,竟然教出百里良骝这种人来,满口谎言,说他说服了黑熊帮的人。你说这样的谎话,会有人相信吗?”

    “依我看,这事不仅是百里良骝的错,柳老师也有不容推卸的责任。”

    刚一进门,钱痕年就指责百里良骝和柳絮飏,此人的心肠,不可谓不歹毒。

    柳絮飏看了眼面色突然变得十分严峻,眼神中透着冰冷光芒的校长,心底咯噔一跳,暗道今天肯定完蛋了。

    她瞥了眼百里良骝,只见后者一脸淡定,脸上还挂着笑意,她先是有些不解,随即心里却是着急起来,站出来道:“校长,这事怪不了百里良骝,我……”

    “你别急,我想听钱老师先说完。”

    香女打断了柳絮飏的话,旁边钱痕年见此,心里冷笑一声,暗道:“一个穷小子,一个傻女人,竟然跟我斗,找死。”

    “你继续讲。”

    香女看着钱痕年,面无表情地说道。

    钱痕年像是得到主人赏赐的狗一般,兴奋得就差摆尾巴了,继续说道:“校长,这件事百里良骝和柳老师是一起去英雄阁解决,两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建议将百里良骝开除,至于柳老师,她毕竟是咱们学校的正式教师,那就把她调到教材科,负责管理仓库的教材吧。”

    香女看着钱痕年,心里顿时感到十分愤怒。

    暗道自己真是瞎了眼,竟然会让他来当教务处主任。

    百里良骝一个大爱无私的贫困生,竟然要开除!

    柳絮飏一个教书育人的好老师,才貌双全,竟然让她去管理教材科的仓库!

    钱痕年此人,实在是心思歹毒至极。

    眼看香女头发都要竖起来,还没来得急发火,钱痕年又接着道:“校长,黑熊帮这件事情,虽然有些麻烦,但我有解决的办法。我有位表弟就在英雄阁里上班,只要拿出十万块来,交给他,给朱总说些好话,想必事情就能解决。”

    听到这里,香女面色更难看,沉声道:“这么说,此事你有办法解决,那你之前为什么不说呢?”

    钱痕年没听出校长话里有话,阴阳怪气道:“我以为百里良骝能够摆平,哪知道这小子根本就是个愣头青,是个骗子。”

    到了此时,香女的火气已经压不住了,冷声道:“很好,钱痕年,你很不错呀!”

    “校长,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香女的表情,钱痕年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了。

    香女冷声道:“钱痕年,用不着你的表弟出面了,这件事百里良骝同学已经圆满解决。不仅如此,以后黑熊帮再也不会招惹我们教育院,而且还拿出五百万作为贫困生基金,不知道你来之前,有没有听你表弟说过这事?”

    听到这话,柳絮飏和钱痕年都愣住了。

    柳絮飏猛然转头看向坐在旁边的百里良骝,这才明白,百里良骝为什么会那么淡定,原来早就胸有成竹。

    可是百里良骝这口才未免也太了得了,不仅摆平事情,让黑熊帮道歉,居然对方还掏出五百万来,只怕就算苏秦、张仪、诸葛亮再世,三条舌头捆在一起,只怕也就这么大本事了吧。

    另一边,钱痕年却是急了,忙道:“校长,这不可能,我表弟说了,他回去向上层汇报之后,黑熊帮对这件事绝不会善了。”

    听到这,百里良骝笑了笑,插话道:“哟,这事还是钱老师你表弟汇报的呀,你表弟是谁,不会就是那个绰号‘疯熊’的苟伟吧?”

    钱痕年身体一颤,缩了缩脖子,这才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表弟,可不就是拦住淼水柔的苟伟。

    这些年来,他和苟伟唱双簧,没少帮学校女生解决事情,因此占了不少便宜,祸害的女生至少有几十个了。

    见钱痕年面色难看,想要解释,百里良骝并没有打算放过他,取出了自己的手机,对香女道:“校长,我这里有段录音,给你听听。”

    没等香女点头,手机里已经传来了钱痕年的声音:“小柳呀,我有位表弟在黑熊帮,今天下午下班后,你跟我一起吃个饭,陪陪我,我或许可以帮你。”

    放完这句话,百里良骝把手机收了起来,钱痕年已经是面如死灰。

    联系钱痕年前后的言行,香女哪里还不知道钱痕年的品行,以及那些肮脏的勾当。

    她气得脸都红了,啪地一掌拍在了桌上,指着钱痕年道:“好你个钱痕年,原来你是这种人。哼,既然如此,那从今以后,你就别担任教务处主任的职务,到教材科去管理仓库的教材去吧。”

    “校长,我……”钱痕年还想解释,却被香女打断,喝道:“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这败类。”

    见校长竟然爆了粗口,钱痕年的脸彻底垮了下来,面色煞白,六神无主地走出了校长办公室。

    他没想到,自己让柳絮飏去仓库,最后反而落在了自己的头上。

    不过他并没有完全放弃,出了行政楼,他赶紧给表弟苟伟打了个电话,这才知道,苟伟因为私自在学校收保护费,犯了禁忌,腿都已经被朱炜给打断了。

    这下,钱痕年是彻底绝望了,他想不明白,为何自己堂堂教育院的教务处主任,加上黑熊帮的表弟,怎么就被百里良骝给干翻了。

    另一边,钱痕年出了校长办公室后,香女好半天才平息了怒火,不好意思地对柳絮飏笑了笑:“柳老师,真是让你受苦了。”

    柳絮飏正盯着百里良骝看,回过神来,有些受宠若惊,忙道:“校长,哪里的话,事情已经真相大白,你也不必自责。”

    香女看了眼百里良骝,对柳絮飏道:“柳老师,你能教出这样的学生,实在是我见过最好的老师。”

    教出这样的学生?百里良骝才刚来一天好不好。

    柳絮飏尴尬地笑了笑,但也没解释。

    香女对柳絮飏十分赞赏,加上心情大好,她又把教务处副主任叫了过来,对柳絮飏道:“柳老师,我记得你之前有个课题,不是申请经费吗?现在我就给你特批一笔经费,希望你能把这个课题研究完成。”

    说完,香女便让那位教务处副主任去安排经费的事情了。

    见此,柳絮飏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那个课题她筹备已久,是她最重视的一件事,但因为她资历浅,学校没有拨付足够的经费,让她一直难以实施。

    没想到今天因为百里良骝,自己竟然得到了经费,柳絮飏简直是喜出望外。

    “谢谢校长。”

    柳絮飏对香女鞠躬道谢,香女却是摆了摆手,指了指百里良骝:“柳老师,要谢你就谢百里良骝,如果不是教出这样的学生,我也看不到你杰出的人品和才华。”

    和香女交代完之后,百里良骝和柳絮飏出了校长办公室。

    令百里良骝没料到的是,校长办公室门刚关上,柳絮飏直接扑进了他怀里,带来一阵香风,给他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怀里娇躯紧拥,百里良骝只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吸引着自己,让自己沉醉。

    他知道,这是柳絮飏天然妩媚的特殊能力。

    连忙控制住心神,百里良骝心底坏笑,做出一副羞涩的表情道:“柳老师,你爱上我了?”

    柳絮飏期待自己的那个课题太久了,一时太过激动,所以有些忘形,没了校长这个大领导在,她竟是兴奋得抱住了百里良骝。

    却不料百里良骝突然蹦出这么句话,把她吓了一跳,这才想起眼前是自己的学生。

    她连忙松开百里良骝,妖魅得令男人沉醉的脸上露出一丝尴尬和羞涩,往后退了一步,微微颔首道:“百里良骝,你别胡说,我就是太高兴了。”

    “噢,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柳老师爱上我了!这样的话,我还得考虑是先结婚,还是先完成学业。毕竟你年龄不小了,如果太晚生孩子的话,可能对身体不好。”

    百里良骝拍了拍胸脯,一副受惊的模样,认真地说道。

    如果是别人,柳絮飏肯定认为是在调侃戏弄自己,可是百里良骝这么正直的学生,怎么可能调侃戏弄老师呢?

    但听到“生孩子”几个字,柳絮飏还是脸上浮起两团淡淡的红晕,让她本就妩媚精致的脸颊更是粉嫩得要挤出水一般。

    顶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