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李崖冬发出惨痛的叫声,右手耷拉着,五根手指完全扭曲,朝着不同的方向,看起来极为恐怖。

    “滚。”

    做完这一切,百里良骝一脚踢在李崖冬身上。

    李崖冬翻滚着落在了早餐店门外,抱着右手在地上打滚,只觉撕裂般的剧痛,源源不断地从右手传来,感觉心都要碎了。

    他挣扎了一会,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脸上鼻涕眼泪一大把,恶狠狠地瞪了眼百里良骝和柳絮飏,骂道:“王八蛋,别跑,老子马上回来收拾你们。”

    说完,李崖冬似乎生怕百里良骝追上来,使出吃奶的劲跑了。

    看着李崖冬的背影,百里良骝突然有些郁闷,摇了摇头,喃喃道:“我上班的时候当个总司令,虽然工作重大,却觉得很轻松,因为许多事情都不用我自己动手,似乎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下,可是现在我连想杀个人都不方便,比如刚才那个小子,如果在地球三百年时候的远东,我一拳砸他个稀烂!即使打人那个不痛快的时候,还得我自己动手,唉,我突然不想休假了,这种什么都被限制的感觉,一点都不爽。”

    柳絮飏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根本没听清百里良骝在说什么,抓着百里良骝的手道:“赶紧走,等李崖冬带人过来,我们就走不掉了。”

    百里良骝挺了挺胸膛,一本正经道:“柳老师,难道你忘了,这个世界是有正义和公正的,他欺负我们,我们难道还怕他?”

    周围的人听到这话,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你刚才把别人手指都掰成了佛手,还说别人欺负你,你好意思嘛你。

    柳絮飏也是嘴角一抽,真不知道该怎么说百里良骝。

    就在这时,早餐店外响起轰轰轰的汽车排气声,众人往外看去,只见七八辆跑车停在了外面,一辆比一辆拉风,显得气势不凡。

    小吃店里有懂车的人,立马就惊呼道:“我擦,卡迪拉克、大奔、福特殊型……这尼玛都是好车呀。”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其中一辆车门打开,李崖冬右手耷拉着走下来,左手指着百里良骝道:“仁哥,就是这个混蛋打我,帮我教训他。”

    百里良骝看了眼从跑车下来的八个人,其中一人长得矮矮胖胖的,精气神还不错,带着一副墨镜,虽然做出一副凶狠的表情,但看起来却充满了喜感。

    不过从几人的站位来看,百里良骝知道此人肯定是这帮人的头头,也就是李崖冬口中的仁哥。

    最后百里良骝的目光落在李崖冬身上,不禁有些佩服这家伙,右手手腕和手指全都断了,他不去医院,竟然先带人过来复仇,真尼玛奇葩。

    李崖冬有人撑腰,又恢复了刚才的嚣张气焰,冲进早餐店,对其他的顾客嚷嚷道:“没事的赶紧闪开,不然一会儿挨了飞刀可别怪我没提醒。”

    那些顾客见李崖冬等人这么大阵仗,又开的是好车,知道肯定是有钱人,哪里敢惹,顿时一窝蜂地跑了出去,但也没走远,站在门口围观。

    整个早餐店里,除了缩在厨房里的老板两口子,就只剩下百里良骝和柳絮飏两人了。

    “臭小子,你敢折断我手指,老子今天就要折断你四肢。”

    李崖冬气焰嚣张,瞪着百里良骝喝骂,但却站得远远的,不敢靠近。

    见对方人多,柳絮飏担心起来,对李崖冬道:“李崖冬,你们人多欺负人少,算什么本事。你不是练过拳击吗,有本事和百里良骝单挑。”

    “单挑?擦,你当我傻呀。”李崖冬冷笑一声,朝着后面喊道:“仁哥,快来,该你出手了。”

    眼看早餐店已经清场,仁哥带着另外几人走进早餐店,看向百里良骝道:“就是你打了崖冬……咦?”

    突然,仁哥惊疑一声,脸上露出意外之色,然后把墨镜摘了下来,打量着百里良骝,目光一亮,惊喜道:“啊,你是白马山车神。”

    “你是谁?”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没想到这胖子仁哥竟然认识自己,不过白马山车神只是随口杜撰而已,没想到被别人记住了。

    仁哥连忙上前,躬身伸出双手道:“车神你好,我上周看过你开车,对你仰慕已久,没想到今天竟然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失敬失敬。我叫仁笑剑,请多多关照。”

    见百里良骝没打算和自己握手,仁笑剑顺手摸了张名片放在了餐桌上。

    百里良骝瞥了眼名片,只见上面写着“笑剑武馆总经理仁笑剑”几个字,印刷得很精致,倒是有几分派头。

    不过他并没有接名片,冷笑一声道:“呵呵,仁笑剑,你这名字可真够有趣的。”

    “我爷爷取的,没办法。”仁笑剑挠了挠脑袋,嘿嘿一笑,脸上的肥肉皱成一团,跟个弥勒佛似的。

    说完,他一脸仰慕地看着百里良骝道:“车神,你不知道,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你就成为了整个苏门答腊飙车圈的传说级人物,但却没人知道你的身份,本来大家想问张佳燕的,可是后来两次聚会,张佳燕都没有参加,你就成为了一个谜一样的男人。”

    “可是没想到,我们俩竟然能在这里相遇,看来这一切都是缘分呀!车神,实不相瞒,我对你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对了,这两句我还是专门雇人到你们中华上国网络上搜素到的,据说是拍马屁神级用语,一拍一个准!我希望你能收我为徒,传授我开车神技,希望师傅不要枉费弟子一番苦心。”

    百里良骝看了那小子一样,你仁笑剑也太能当冤大头了吧?

    就那种垃圾语言你还花高价当神级好东西?我真怕你传染我!

    围观的所有人都以为百里良骝要挨揍了,可是局面竟然发生了这样的转变,李崖冬带来的人竟然要拜他为师,这尼玛也太狗血了。

    柳絮飏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心里却是疑惑,百里良骝什么时候成了车神,而且看样子还非常厉害,竟然是传说级的人物。

    另外一边,李崖冬的面色却是更白了,吓得双腿都在打战,如果仁笑剑倒戈,他今天可就彻底地栽了。

    百里良骝见仁笑剑想拜师,他瞥了眼李崖冬,摇头道:“我不收徒,而且你这种人,我也不想有任何交集。”

    心里话,跟蠢人交友,二人添做五,岂不拉低我的智商指数?

    一听这话,李崖冬连忙道:“仁哥,看到没,这小子是不给你面子,竟然敢拒绝收你为徒,打他。”

    “还不是因为你,否则车神怎么会看不起我。”

    仁笑剑显然和李崖冬的关系并不铁,转头就和李崖冬翻脸了。

    见此,百里良骝戏谑地看了眼仁笑剑,起身拉着柳絮飏道:“我们走。”

    说着,他直接无视仁笑剑等人,朝着小吃店外走去。

    见百里良骝头也不回地走了,仁笑剑像是送走了煞神一般,突然长长地松了口气,顺手擦了擦额头,手上蒙上了一层汗。

    “李崖冬,此人你别想报复,否则你会后悔的。”

    仁笑剑并没有责怪李崖冬,反而叮嘱了一句,对身后一人喊道:“阿庄,你带他去医院,这人的手法很古怪,如果再不复位的话,他右手就废了。”

    一听这话,李崖冬吓了一跳,他知道仁笑剑虽然看起来有些不靠谱,但他之所以会聚拢一帮人,正是因为他说的话经常都很准,令人不得不信。

    阿庄带着李崖冬走了,仁笑剑也坐回了自己的车上,但并没有发动汽车,只是表情凝重地坐在驾驶席,陷入了久久的沉思当中。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仁笑剑突然打了个激灵,一滴水落在汽车踏板上,只见他后背被汗水浸湿,就连座椅都沾上了汗水。

    他心有余悸地吞了口唾沫,之前还市侩的眼神中,透着精明之色,口干舌燥道:“这样的高手出现在教育院,看来张庄不会平静了。”

    仁笑剑做了个深呼吸,发动汽车,漫无目的地朝前行驶。

    而在刚才沉思的过程中,他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个决定,改变了他一生。

    百里良骝出了早餐店后,他悄悄地发了个短信,内容是:“笑剑武馆总经理仁笑剑,一切信息。”

    发完短信,他骑着自行车把柳絮飏送回了教育院,这才知道,柳絮飏不是当地人人,她现在住在学校的公寓里。

    百里良骝把柳絮飏送到楼下,柳絮飏下了自行车,眼神中透着几分歉疚,道:“百里良骝,真是对不起,昨天我好心办坏事,今天又给你惹了麻烦。”

    “既然这样,那柳老师你亲我一下,以示诚意吧。”百里良骝认真道。

    柳絮飏俏脸一红,瞥了眼一脸郑重的百里良骝,她咬了咬牙,突然踮起脚,蜻蜓点水般,在百里良骝的脸上轻轻一吻,然后深深地把头埋下,娇羞得像是一个小姑娘。

    百里良骝刚才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他没想到柳絮飏竟然会真的亲自己。

    他愣了下,摸了摸脸上残留的一丝淡淡湿润,顿时心情大好,一脸认真道:“柳老师,你一个人住在公寓太孤独了,要不你搬到我家来吧。”

    柳絮飏刚才也是一时情之所至,加上她对百里良骝没有防备,这才亲了他一下。

    此刻一听百里良骝说让她去家里住,她顿时就后悔了,忙解释道:“百里良骝,刚才那个吻是老师对学生的吻,你可不要瞎想。我们终究是师生,不是夫妻,我怎么可能搬到你家里去住。”

    百里良骝眼珠一转,道:“柳老师你想什么呢,我家房间很多,我没说你和我住在一个房间,睡一张床,盖一张被子。”

    柳絮飏一听百里良骝的话,这才想起百里幽玲说百里良骝有个别墅,里面有许多房间,明白是自己想歪了,脸刷的就红到了脖子根。

    但她还是故作镇定道:“百里良骝你可吓了老师一跳,不过你家里终究不方便,我就住在公寓就行。”

    百里良骝点头道:“行,反正柳老师你想住我家,我随时敞开大门欢迎你。”

    见百里良骝这么热心,柳絮飏也是心头一暖。

    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最近研究的课题,对百里良骝道:“你计算机专业很强,不如去实验室,帮我看看我最近研究的课题怎么样?”

    百里良骝笑道:“能帮柳老师的忙,是我的荣幸。”

    两人到了实验室,百里良骝原本以为柳絮飏是在研究硬件设备,或者是普通的应用软件,这样的话,他就帮不上太大的忙。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柳絮飏的研究课题竟然是计算机系统防护,这可是百里良骝的专长了。

    作为一名世界顶尖黑客,当然不是第一,第一是燕飞天,他只能当老二,但是他对计算机系统的防卫系统,研究得非常透彻,就连国家级别的系统他都能攻破,更别说民用技术了。

    如果要开发一门更好的防护系统,想要找到这个软件的漏洞,百里良骝绝对是最好的顾问。

    柳絮飏把还未完善的软件展示给百里良骝,怕百里良骝不懂,开始从最基础的部分进行介绍,接连说了几句,他发现百里良骝都明白,便直接越过了基础部分,进入到了高端的细节分析。

    这个研究课题虽然是防护软件,但柳絮飏的研究方向是新型的防卫类型,而且她已经有了初步的构想。

    接下来她和百里良骝探讨,百里良骝说出的很多话都令她陷入深思,想明白之后,顿时就茅塞顿开,豁然开朗,很多以前搞不懂、搞不透彻的东西,都得到了解答。

    百里良骝也没有藏私,把自己掌握的一些尖端技术,有不少是高级机密的东西,都通过委婉的方式,传授给了柳絮飏。

    两人一聊就是一整天,直到夜幕降临,柳絮飏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她已经知足了,因为这一天的收获,足够她在一个月内完成课题,并且将论文完善发表。

    柳絮飏把百里良骝送出实验室,按捺不住心里的惊讶,问道:“百里良骝,你的专业技术为什么这么强?”

    百里良骝笑道:“我从小就喜欢玩电脑游戏,就一直在自学。”

    柳絮飏一阵无语,如果这也行,那要大学还有什么用。

    她知道百里良骝肯定没有说实话,但也没有再多问,看着百里良骝走了,她又钻回了实验室,继续进行着研究。

    好不容易掌握了计算机高端全盘的方向,她要抓紧时间,都记录下来。

    突然,一个念头在心里产生,柳絮飏决定,到时候发表学术论文的时候,把百里良骝作为第二著作人写上去。

    毕竟这个课题能有重大突破,全靠今天百里良骝的贡献。

    不过她并不打算用百里良骝的真名,而是决定改一下,改成“留两礼拜”。

    这个本来没有什么深意的笔名,没想到一语成谶。

    百里良骝可一点也不想出名,但他不知道柳絮飏怎么想的,也就无法阻止。

    骑上自己的自行车,他慢慢悠悠地往家里走。

    在一个拐角的时候,前面突然蹿出来一个女孩,女孩埋着头走路,根本没注意到自行车。

    车和人同一时间拐弯,百里良骝反应过来,连忙转动龙头,径直撞在了墙上,嘭的一声,补过很多次的车胎当场就爆了。

    听到声音,女孩才反应过来,可是她已经走到了百里良骝的跟前,脚碰在自行车脚踏板上,一个踉跄,径直朝着百里良骝的身上摔了过来。

    一个不稳,两人连带着自行车一起摔倒,女孩则是压在了百里良骝的身体上。

    “我擦,好大,至少F罩杯。”

    百里良骝感受着胸前的挤压,简直像是两个柔软的篮球,整个都把他的胸膛压住了。

    “对不起。”

    女孩连忙道了声歉,手一撑就要站起来,可是不料,她这一下竟然按在了百里良骝的裤裆上,把她吓了一跳,手连忙抬起,身子失去了重心,她又重重地压在了百里良骝的身上,脸刷的就羞红了。

    女孩压在身上倒是舒服,可是百里良骝背后是自行车,女孩这一重压下来,他后背被自行车顶得生疼,忍不住咧了咧嘴。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孩注意到百里良骝的异常,撑着地面站起来,又忙解释道:“我是说我不是故意摸你那里,不对,我是说我不是故意压你。”

    一时间,女孩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百里良骝站起身,打量着女孩,对方约有一米六,穿着一身白色的布鞋,一条淡粉色的裙子,身材娇小玲珑,但胸前却非常有料。

    而且,女孩还是个美女,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像是会说话一般。

    看着女孩,百里良骝脑子里顿时蹦出不少他当宅男时开宿谈会那些形容词。

    不过这女孩似乎比他们的谈论的对象更漂亮可爱,胸前更雄伟壮观。

    “对不起,我刚才走神了,你没事吧?”

    女孩看着百里良骝,见他后背染上了几点血迹,面露歉疚之色,道:“我是护士,我帮你看看。”

    “没关系,你留个电话给我,万一我有什么问题,可以再找你。”百里良骝说着,把手机摸了出来。

    女孩见百里良骝没事,却问自己要电话,她顿时觉得不对劲,抱着手中摔破的一个纸袋,逃也似的走了。

    百里良骝无奈地摇了摇头,发现手机上有条信息,打开一看,是有关笑剑武馆的胖子总经理仁笑剑的。

    看完后,他眼中闪过意外之色,把手机收起来,打算骑车,但前车胎爆了,只得推着车往回走。

    走着走着,百里良骝突然发现,刚才那个娃娃脸的女孩一直在自己的前面,拐了好几个弯,两人都没分开,依旧走的是同一条路。

    “真是太巧了,看来我和她是顺路。”

    百里良骝心头暗道,加快了脚步,打算上前给女孩打个招呼。

    不料,他刚加快了些速度,那女孩似乎生怕被他追上,脚步也是加快,几乎是小跑了起来。

    见此,百里良骝知道,自己肯定是被别人当成尾随的五彩花狼了。

    见那娃娃脸女孩几乎跑了起来,百里良骝一阵无语,只得放慢了脚步,可不想把别人吓坏了。

    眼看前面就要到了前面的鸳鸯楼,女孩竟然还和百里良骝同路。

    更令百里良骝没想到的是,女孩在鸳鸯楼门口停了下来,掏出钥匙急匆匆地开门,却因为害怕渐渐靠近的百里良骝,手忙脚乱,硬是没能把钥匙插进钥匙孔。

    见此,百里良骝心底乐了。

    他哪里还不知道,眼前这女孩是一位氾梨花新找到的合租者。

    眼看百里良骝走到了鸳鸯楼门口,那女孩吓得靠在墙角,举起手中的钥匙道:“你想干什么,你干嘛跟踪我?我可告诉你,这鸳鸯楼里住着巡捕,而且我有一个合租者会武功,如果他出来,你就死定了。”

    合租者会武功……

    听到这话,百里良骝瞥了眼那女孩,不由笑了起来,这女孩一吓,竟然是口不择言了。

    百里良骝也懒得解释,掏出钥匙插进钥匙孔,在那女孩震惊的目光中,把门打开来。

    “你……你怎么会有钥匙,你是谁?”

    那女孩顿时懵了,把百里良骝当成了蓄谋已久的大尾巴五花狼。

    她吓得躯一颤,伸着脖子就朝门里喊道:“梨花姐,幽玲姐,快来呀,有五花狼要叼我,你们可爱的小妹妹要被狼叼走了!”

    她这样一咋呼,鸳鸯楼别墅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百里幽玲率先跑了出来,手中赫然拿着黑洞洞的手枪,氾梨花紧随其后,也是一点不弱,提着一柄菜刀。

    两人出了门,从百里良骝旁边擦而过,走到女孩旁边,朝着外面张望道:“千姿,花狼在哪里?”

    “花狼赶紧滚出来,看老娘一枪毙了他。”百里幽玲抬起手枪,一脸凶悍道。

    蕴千姿见自己唤来的两名救兵直接无视百里良骝,顿时大感诧异,指着百里良骝道:“花狼就在这里呀,就是他,你们看不见?”

    氾梨花和百里幽玲看向百里良骝,愣了下,顿时一阵无语,这才闹明白原来是一场误会。

    “千姿,他就是我给你说过的百里良骝,也就是我们的合租人,也算你的房东,因为这座别墅是归他所有的。”氾梨花掩嘴一笑,给蕴千姿介绍道。

    “啊!他就是百里良骝!”

    蕴千姿惊呼一声,想到刚才自己还胡说房东会武功,顿时觉得太丢脸了,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把房东当成了花狼,好尴尬啊。

    虽然闹明白了是误会,但百里幽玲却是不肯放过百里良骝,晃了晃手枪,没好气道:“百里良骝,你对千姿做了什么,她怎么吓成这样?”

    “他没做什么,是我自己太胆小了。”没等百里良骝开口,蕴千姿连忙解释道。

    见蕴千姿不追究,百里幽玲也不好意思揪着百里良骝不放,对百里良骝冷哼一声,转身朝着别墅里面走去。

    “你们先聊聊,我锅里还有东西没弄好。”氾梨花说完,也转进了别墅到厨房了去忙,留下百里良骝和蕴千姿两人站在门口,四目相对。

    蕴千姿尴尬地笑了笑,对百里良骝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是房东,还是合租人,刚才误会了。”

    “没关系。”百里良骝没放在心上,本来还想和蕴千姿多聊几句,蕴千姿似乎有些害羞,偷偷瞥了他一眼,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啪嗒一声,一本杂志从蕴千姿手中破掉的纸袋掉了出来。

    借着院子里的路灯,百里良骝赫然发现,这本杂志的封面是一个穿着暴露的感美女,美女弯腰撅着部,手指放在嘴唇上,微闭着双眼,做了一个极其挑逗的姿势。

    而封面上的文字,则是更凶猛了,写着一些关于男欢女爱达到和谐的秘诀之类。

    看到这些文字,百里良骝顿时惊呆了,再一看杂志封面,赫然是有些名气的夫妻生活类杂志《百年一瞬》。

    “蕴千姿看起来纯的,竟然看这种杂志,也太闷了吧,估计是专业需要?”

    百里良骝心底暗笑道,一个箭步上去,把杂志捡起来,对刚刚转过的蕴千姿道:“蕴千姿,你的杂志。”

    蕴千姿见百里良骝把杂志拿在手中,她面露苦笑,好想说一句“是你的杂志”,可是那本杂志明明是从自己的纸袋里掉出来的呀。

    她看了眼杂志封面上的感女郎,羞得脸颊通红,硬着头皮走到百里良骝跟前,结结巴巴道:“这杂志不是我的……”

    “难道是我的?”百里良骝瞪大了眼睛,瞅了瞅杂志封面,又瞅了瞅蕴千姿。

    蕴千姿粉嘟嘟的脸颊更红了,生怕百里良骝说她耍赖,摆手道:“不不不,杂志是我的,但不是我自己的,是医院里的医生给我的。”

    “你们医院还发这种杂志,你们是什么医院?”百里良骝故作震惊道。

    蕴千姿见百里良骝误会,忙道:“我们是正规的三甲医院,你别瞎猜,这本杂志是我们科室的主仁交给我的,他说可以研究男女心理,避免被男病员搅扰。”

    “不是吧,看这种书?”百里良骝瘪了瘪嘴,道:“我看是你们科室主仁在搅扰你。”

    蕴千姿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不会吧,我见封面有些暴露,就直接塞进袋子里了,内容我还没看过,里面到底写的是什么?”

    百里良骝见蕴千姿一脸紧张,也就没有再逗她,笑道:“里面写的都是给婚后男女看的东西,你当护士的,不会不懂吧?”

    “啊?难道是那种事?”蕴千姿惊呼一声,感到十分意外。

    她目光在百里良骝手中的杂志封面上扫过,发现那些小标题还真和有关系。

    蕴千姿明白过来,脸颊彻底地红透了,她一把夺过百里良骝手中的杂志,气呼呼地扔进了垃圾桶,没好气道:“王主仁真是个大流牤,竟然给我这种杂志。”

    百里良骝看着气坏了的蕴千姿,好心提醒道:“他这是想给你暗示,你以后对他防备着点。”

    “谢谢。”蕴千姿道了声谢,对百里良骝是十分感激,如果不是百里良骝告诉自己,自己可就被那个该死的王主仁给搅扰了。

    就在这时,餐厅传来氾梨花的声音:“良骝、幽玲、千姿,赶紧过来,开饭了。”

    听到氾梨花招呼大家吃饭,蕴千姿朝着餐厅的方向喊道:“梨花姐,我换件衣服就过来。”

    说完,她笑着对百里良骝点了点头,转身进了房间。

    百里良骝坐在餐桌上等了会,看到蕴千姿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差点没把刚刚喝进嘴里的那口汤喷出来。

    只见蕴千姿换了一件白色的T恤,上面印着一个美羊羊。

    不过,蕴千姿的峰峦实在太凶猛了,把可爱的美羊羊顶得都变了形,硬生生成了一个大胖子美羊羊。

    而且她的小腹十分平坦,山峰就显得更雄伟了。

    “这对凶器,简直是要命呀。”

    百里良骝心里嘟哝了句,咳嗽了两声,这才没有被喉咙里的热汤给呛到。

    四人都落座了,氾梨花招呼大家吃饭,她一边吃,一边看向百里良骝问道:“百里良骝,你期末考试成绩公布了吧,考得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百里幽玲愣了下,目光偷偷瞥了眼百里良骝,眼神十分复杂。

    她从柳絮飏那里知道百里良骝七科满分后,她是惊讶不已,对百里良骝越来越好奇,很想知道百里良骝的底细,尤其是曾经的经历,为什么最高级的信息系统里一片空白。

    百里良骝嚼着干煸四季豆,抬头看了眼氾梨花,囫囵道:“成绩还行,正常发挥。”

    “噢,不错了,毕竟你才学了两天。”氾梨花点了点头,倒是对百里良骝的成绩十分满意。

    听到两人的对话,百里幽玲心里疑惑百里良骝为什么不说实话,但她没有揭穿,因为她并不想被百里良骝知道她和柳絮飏认识。

    她看了眼始终笑嘻嘻的百里良骝,做出一副随意的样子,问道:“百里良骝,你既然是这套别墅的房东,怎么以前不在这里,你在国外上学?我是说你在探险队之前。”

    百里良骝哪里不知道百里幽玲是想打探自己的底细,淡定道:“这些年我在各国游历,拜访了很多名师,涉猎很广,也算是在国外求学吧。”

    “噢,那你在哪些国家待的时间比较多。”百里幽玲继续问道。

    百里良骝道:“当然是华夏待的时间最长,其余国家停留的时间都差不多。”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百里幽玲皱了下眉头,还不放弃,又问道:“既然你在华夏,那你以前怎么不跟梨花姐见面?”

    听到这个问题,百里良骝和氾梨花不约而同地看向对方。

    百里良骝看到了氾梨花眼中的一抹期待,他淡淡一笑道:“我不是不跟梨花见面,而是条件不允许。”

    听到这话,百里幽玲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突破口,条件不允许,为什么不允许?

    她正想继续问,不料百里良骝突然把碗筷放下,朝着外面走去,头也不回道:“我出去一下,待会回来。”

    氾梨花三人都是一愣,等回过神来,百里良骝已经离开了别墅。

    漫无目的地走在街道上,百里良骝因为百里幽玲的那个问题,有些被触动了。

    他以前不想回来吗?

    当然想,可是他要干一件大事。

    否则憋在别墅里,即使不是这个别墅,和一些女孩子混在一起,也会英雄气短,儿女情长。可是短暂相聚再走开,那就会给别人带来变化,使得她们的生活不再平静。

    如今休假,他原本以为可以悠闲一番,但是遇到仁笑剑之后,他知道即使退休,他依旧不能完全清闲下来,那些关系,不可能完全撇开。

    不过他还是满足了,至少现在身边美女环绕,比那种看着身边兄弟死去的状态好了太多。

    就在百里良骝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辆奥迪停在了他的旁边,车窗摇下来,露出仁笑剑那张胖乎乎的脸蛋。

    仁笑剑笑嘻嘻地看着百里良骝,道:“车神,怎么一个人逛街,要不和我一起去玩玩?”

    “你跟踪我?”百里良骝皱了下眉头,随即哑然失笑,仁笑剑这样的角色,借他几个胆子,也肯定不敢跟踪自己。

    想了想,反正闲得无事,百里良骝很干脆地坐进了仁笑剑的副驾,把仁笑剑兴奋得差点就跳起来。

    “车神,去飙车,还是……”

    “找家最近的酒吧。”

    “没问题。”

    仁笑剑发动了奥迪,轰的一声,汽车飞速蹿了出去。

    坐在车上,百里良骝饶有趣味地打量着仁笑剑,冷不丁开口道:“作为京城五大家族之一仁家的少主,竟然抛头露面到这个小地方开了家武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意欲何为?”

    话音一落,吱一声,仁笑剑惊得一脚踩下刹车,额头上冒出几分冷汗,一脸惊恐地看向百里良骝。

    他知道百里良骝是高手,但不知道百里良骝的任何信息。

    可百里良骝只是和他一面之缘,顶多一面半,他不认为在赛车场,百里良骝如同他见到百里良骝一样见到他,现在就已经把他的背景挖了出来,这份力量不可谓不强大。

    仁笑剑吞了口唾沫,道:“车神,我……”

    百里良骝打断道:“别叫我车神,叫我的名字就行。”

    “良骝哥。”仁笑剑不敢直呼百里良骝的名字,见百里良骝没有反对“良骝哥”这个称呼,他这才接着道:“不知良骝哥是来自哪个百里家?”

    百里良骝道:“京城百里,独此一家。”

    “啊!京城百里!独此一家!”仁笑剑惊呼一声,疑惑道:“京城百里独此一家十分强大,军方、官方、商界都有他们的势力,可是……他们不是武道世家呀。”

    “难道那些武道世家开始的时候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吗?万事总有开端,而开端者自然不会囿于成见,更不会被家族所辖制!再说,世家大族的底细,又如和能让外人知晓。”

    百里良骝冷笑道。

    仁笑剑一听这话,没有再多问,而是一脸郑重地看着百里良骝道:“良骝哥,不瞒你说,我想……拜你为师。”

    “教你车技吗?”百里良骝笑了笑,摇头道:“我还没出师,不能收徒,更何况你这种人,我不太喜欢。”

    见百里良骝毫不掩饰内心的态度,仁笑剑苦笑了下,道:“是因为李崖冬的关系吗?良骝哥,你不知道,我是有苦说不出呀。”

    “如果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或许可以收你……当我的小弟。”百里良骝笑道。

    一听有戏,仁笑剑也不隐瞒,一五一十道:“阳哥,其实我们仁家现在的处境非常困难,家族的强者青黄不接,就拿我来说,对普通人是高手,但对上真正的强者,我连还手的力量都没有,正因为此,我们仁家现在已经没落,就连世俗中的家族都敢欺上门。”

    “我之所以对那些纨绔公子笑脸相迎,是想多接触点人脉,避免家族完全衰败,期望我们仁家有朝一日能够复兴,再次崛起。”

    听到这里,百里良骝不禁有些佩服起仁笑剑来,要知道像仁家的少主,身份可一点不低,他竟然能拉下脸来结交那些纨绔公子,这就是他对家族的担当。

    不过百里良骝还有一个疑问,他看向仁笑剑道:“仁飞天呢,有他在,仁家应该没人敢欺负吧?”

    “飞天哥?”见百里良骝说起仁飞天,仁笑剑愣了下,满脸疑惑道:“你认识飞天哥?”

    百里良骝点了点头,脑中闪现出一些往事。

    他岂止是认识仁飞天,而且两人的关系非常铁,因为他们以前在一起共事了三年之久,仁飞天一直在他的手下做事,两人出生入死执行了很多任务,可谓是一起从尸山血海中走出来的兄弟。

    后来在执行一次极其危险的任务时,仁飞天被炸伤了腿,变成了瘸子,二人这才分开,后来百里良骝组织探险队,还寻找过他,因为他已经可以治好他的伤腿,可惜没有找到。

    见百里良骝认识仁飞天,仁笑剑叹息一声,接着道:“两年前,飞天哥被人算计,后来就不知所踪了。”

    听到这话,百里良骝面露怒色,沉声道:“敢暗算仁飞天,对方胆子可不小,是谁干的?”

    “从表面上的消息来看,是皇庭中的人出的手,但我不这样认为。”仁笑剑道。

    听到龙庭二字,百里良骝心神一震。

    皇庭这个组织可不简单,完全隶属于一个特殊部门,虽然战斗力比不上百里良骝他们这班兄弟,但因为可以调用更多资源,所以实力底蕴非常强悍。

    以前百里良骝所在的组织和皇庭有过矛盾,但揭了过去,不算什么深仇大恨,对方没有道理会对仁飞天下手。

    “看来是有人故意这样做,想要挑起我们和皇庭之间的斗争。”

    百里良骝不怕皇庭,但他也不会傻乎乎地去上当,如果自己所在的组织和皇庭正面开战,那么整个区域都将大乱,届时国外的势力便可乘虚而入,搅乱这个区域稳定发展的局面。

    “除了皇庭之外,你有没有其他怀疑的目标?”百里良骝看向仁笑剑问道。

    仁笑剑摇了摇头:“对方办事很缜密,现场留下的唯一线索,就是指向了皇庭。”

    闻言,百里良骝更确定是有人暗中挑拨,因为以皇庭的行事风格,现场绝不会留下仁何的线索才对。

    他沉思片刻,对仁笑剑道:“这件事应该不是皇庭做的,仁飞天那小子也应该还活着,要想知道怎么回事,只有找到仁飞天才行。”

    “飞天哥已经消失了两年,我们一直在找,却没有任何发现。”仁笑剑皱眉道。

    百里良骝想了想,掏出电话拨了出去,接通后道:“老武,行,武犟鋆,出了点事,可能有人想整我们,仁飞天……”

    简单把有关仁飞天的事情说了一遍,接下来的事情百里良骝就不想操心了,他正在休假,这种关系到整个组织的需要兴师动众的事情,他并不想过多插手。

    虽然他身体的血液在蠢蠢欲动,但他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我正在休假了,我不管那些事情了……”

    等百里良骝打完电话,仁笑剑望着他,一脸渴望道:“良骝哥,现在我是你的小弟了吧?”

    “勉强算是吧,不过你想完全得到我的认同,很难。”百里良骝耸了耸肩,看向奥迪前方,道:“走吧,去酒吧。”

    “好嘞。”

    仁笑剑脚下一踩油门,R奥迪朝前驶去。

    不一会,汽车停在了一家叫做君临的酒吧前,百里良骝和仁笑剑下了车,径直朝着酒吧里走去。

    一进酒吧的门,吵闹的音乐声传来,百里良骝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有时候他真的觉得,酒吧是这个世界上最惬意,最轻松的地方。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