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

    张松和法正、孟达的酒量是可以的,他们之前都存了心思要注意。但他们却忘记了,刘璋已经不是以前的刘璋了,他暗地里让仆人在酒水里面下了药,这也是张松三人为何醉倒的原因所在。

    刘璋倒是没事,他之前就吃了解药。

    而且一直以来,刘璋的酒量都不错,平时是不喜欢饮酒而已。刘焉对刘璋的培养也注定了刘璋不敢喝太多酒。

    刘璋盯着不省人事的三人,嘴巴嘟囔道“要是吾心狠一点,你们三人就不用想见到明天的太阳了。嗨,吾这副心肠啊。该硬的时候,偏偏就是软的。”

    想想以前张松、法正、孟达在自己还是益州牧的时候那么的恭顺,没想到却是暗藏祸心,刘璋被卖了都不知道。

    有这么大的仇恨,别说是刘璋了,换做是其他人都无法忘怀的。

    可惜刘璋现在有了很多的顾虑,他无法再犯错下去了。杀了张松三人,刘璋一家就别想活了。刘璋自己死倒是无所谓,可刘循和刘阐都是无辜的,他们还有更好的未来。

    为了自己的儿子,刘璋只能忍了。同时刘璋也不是那种心狠手辣之徒。

    不过刘璋就不报复一下张松、法正、孟达是不行的。这一次将张松、法正、孟达灌醉就是他的报复。

    刘璋已经得到消息了,神武皇帝的车架,明日就可以到达,而张松、法正、孟达三人明日肯定是需要去觐见刘玉的。而刘璋给张松他们下的药,可以让人昏睡一天,意味着张松、法正、孟达三人会错过迎接刘玉的机会。

    张松、法正、孟达背叛刘璋,不就是为了在神武朝廷捞取功劳,等着日后飞黄腾达么刘璋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啊。

    神武皇帝亲临汉中,整个汉中城无论大小官员都会去迎接,包括刘璋父子在内。张松三人因为醉酒而没有迎接,肯定会将刘玉给得罪了。大不敬、藐视君上这个名头就可以让张松、法正、孟达吃大亏。

    而刘璋却是无所谓,虽说是在他的府邸中喝醉的,也不能全怪他的。哪怕张松三人都知道这是刘璋故意的,刘璋也不怕他们。汉室宗亲的名头,就已经可以保全刘璋一家的安全。张松和法正、孟达只能认栽,忍下这口怨气。

    “来人啊将三位大人都安排下去休息记住了,明日一早看一下三位大人,若是他们没有睡醒,就不要打扰了。”刘璋吩咐着自己的仆人。

    仆人很是乖巧地将张松、法正、孟达给扶了下去。

    黄叙命人前来询问张松、法正、孟达的情况,刘璋让其回复他和张松他们有很多话要夜谈,今夜就让张松三人在刘璋的府邸中休息了。

    得到消息的黄叙没有怀疑刘璋会对张松不利。刘璋的府邸看起来没什么监视,其实大部分的情况都是在黄叙的掌握之中。黄叙已经得到了张松、法正、孟达和刘璋把酒言欢的情报。既然都相处得那么融洽了,黄叙就不去打扰他们了。

    黄叙还有更多要紧的事情办。神武皇帝的车架,大约会在明天就到了汉中,黄叙必须把握时间准备了,今天晚上是别想好好地休息了。

    张松给的办法是绝对可行的,符合了刘玉不打扰百姓的本意,也全了朝廷和天子的脸面。

    此时的神武皇帝车队,正在一个山谷中安营扎寨。这个山谷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易守难攻,还有一处小河贯穿。不用担心有敌军来突然袭击,也不惧怕突然间出现的火灾。天子休息的地方,当然是要细心打探,以防不测啊。

    天气寒冷,御前侍卫和士兵们点燃了许许多多的篝火取暖。刘玉则是在自己的营帐中悠闲地看着书。典韦正在大帐外站岗。无论刮风下雨,只要是在刘玉的身边,典韦就是站岗的。

    刘玉以前的藏书都用纸张印刷好了,现在读起书来,刘玉可是轻松多了。

    天子御帐内,还有诸葛亮、司马懿两个年轻人,沮授、陈宫、郭图、逢纪、辛评、贾诩却是在自己的营帐中休息。武将们要么在和自己的部下吃着烤肉吹着牛逼,要么就是在抓紧时间休息,最后就是负责巡逻。当然,武将中有两个人是睡不好的。张飞和关羽就是两个睡不好的人。

    在武将和士兵们当中,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存在。他就是赵王刘华。这小子似乎天生就是军旅中人,完全没有任何的不适应,已经和武将、士兵打成一片了。刘华还亲自射杀了一支野猪,现在正在吩咐士兵将野猪给烤了吃。武将和士兵都对这个有着尊贵身份的王爷有好感。不像他们以前听说的那个纨绔子弟的赵王。军中以强者为尊。野猪可是一种十分彪悍的动物,一般人遇到野猪都要跑的。可刘华却可以射杀,就意味着他的实力强大。将士们自然对刘华刮目相看了。

    刘玉对于刘华的表现是满意的。刘华只要在军中不犯错,和将士们好好相处也没有什么坏处。

    对于诸葛亮和司马懿,刘玉是想当的重视,把他们两人叫过来,实际上是想听听他们对于进攻益州的一些见解。

    而诸葛亮和司马懿都把自己的战略说了一通,刘玉颇有所得。

    对于这次征讨益州,刘玉是有充足的信心。天底下大部分顶级的谋士和武将都在刘玉的手中,加上几乎无敌于天下的部队,刘备能够翻出什么样的浪花出来啊。

    “孔明、仲达,你们两个认为如何才能彻底将刘备给灭了这老小子逃跑起来,可是一个好手啊。朕可不想又被刘备给跑了。”刘玉最担心的还是被刘备给逃了。

    诸葛亮分析地说道“陛下,朝廷大军进军益州,刘备大败是定局。臣以为,刘备若是想要逃亡,唯有往西或许往南。”

    “往西有羌人残部,这些异族对咱们汉人很是敌对,刘备一个汉人若是到了他们那里,恐怕会凶多吉少。臣以为刘备更大的可能是逃往南方。”司马懿很是断定地说道。

    “南方南蛮”刘玉沉吟了一声,历史上的蜀国可被南蛮人拖住了手脚。如果不是有妖孽般存在的诸葛亮,蜀汉都别想抗衡那时候强大的曹魏了。

    “南蛮虽是异族,但素来对我大汉有所图谋,野心不小。刘备到了南蛮,南蛮人权衡利弊,定然会接受刘备。还真的是一个巨大的麻烦。”诸葛亮也是认可这么一点。

    “刘备要是执意逃亡,朕还奈何不了他啊”刘玉有点苦恼了。

    刘军从汉中进攻益州,从北向南。涪陵郡的高顺等人都是在益州的东部。益州的南部,刘玉就有点鞭长莫及了。

    “陛下,其实要杀了刘备也不是不可能”司马懿说道。

    “哦说来听听”刘玉很想听听司马懿的说法,刘备几乎就是一个不死的小强,有他在,到哪里都会产生祸事。

    “陛下,臣听闻成都城之中有很多贤良之士对刘备颇有怨言,若是在关键时刻,让他们弃暗投明,断了刘备的后路,岂不是一举两得”司马懿的意思就是用离间之计了。

    “刘备乃是奸诈之人,早已经对成都上下提防不已。即便有忠良之士,也束手无策。此计很难成功。”诸葛亮摇头说道。

    对于诸葛亮的反对意见,司马懿是很认可。不过他却一直坚持,继续说道“若不试试,怎么会知道不成”

    刘玉点点头,人都是有私心的,就算是刘备的结义兄弟,像张飞和关羽两个,不是还被他刘玉用手段给拉了过来,照样死心塌地的对刘玉效忠。

    一想到这里,刘玉的脑海里就出现了一个名字。

    刘玉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他知道该怎么做了。

    诸葛亮和司马懿顿时明白刘玉是有办法了,但他们却不敢多问。天子之心难以揣测,刘玉不说,他们就不能问了,免得招来刘玉不悦。

    “孔明、仲达,你们先下去休息吧。”刘玉吩咐道。

    司马懿和诸葛亮马上站起来,恭敬地走了出去。

    刘玉轻轻地对大帐之外,说道“恶来,你进来一下。”

    典韦大步走了进来,拱手问道“陛下,叫俺有何事”

    “你附耳过来”刘备对着典韦招了招手。

    典韦马上靠近到刘玉的身边。刘玉轻轻地在典韦的耳边说了一大同。典韦听得直点头。

    “陛下放心,俺立刻去办”典韦一个转身就走了出去。

    刘玉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脸上露出了一股邪恶的神色。他心中闪过的那个名字,要是用离间计的话,有很大的成功。而对于刘备的伤害也是巨大的。

    诸葛亮和司马懿携手向着自己的营帐走去。

    司马懿看着四下无人,于是悄悄地问道“孔明,你说陛下会用吾的计策么”

    诸葛亮白了自己这个未来的亲家一眼,淡淡地说道“亏你还是一个智者,难道都没看出陛下脸上闪过的一丝笑意么你小子这次立功了。”

    “孔明,你这话就生分了。吾是那种在意功劳的人么吾是想知道陛下会去离间什么人是益州的世家,还是军中的武将。”司马懿有着很大的好奇心。

    诸葛亮想了一下,微笑地说道“若吾是陛下,就一定会离间一个人。这个人要是成功的话,比起什么益州世家要管用得多效果也是巨大。”

    “你是说徐庶”司马懿想到了刘备势力的绝对谋士。

    “非也非也”诸葛亮再次摇头,大步走向了自己的营帐。

    司马懿看着诸葛亮那副装逼的高深模样,脑海里有点鄙视,但却被诸葛亮给提醒到了,自言自语地说道“不是徐庶,那会是谁”

    突然间,司马懿的脑海闪过了一个人,瞬间就明白了,笑道“是啊,吾怎么把他给忘记了。”

    想通的司马懿也是爽朗地走向了自己的营帐,他也要好好的休息了。

    在陈宫的营帐中,陈宫、沮授、贾诩三人坐在了一起。

    三人当中,除了贾诩、沮授没什么表情意外,陈宫的脸色就不太好看。

    陈宫对于刘玉御驾亲征是保持着抗拒的态度。可一路走来,陈宫却无法让刘玉回心转意,实在是妄为人臣啊。

    同时陈宫也发现了刘华在军营中玩得很开,这种迹象很是不好。

    若是日后刘华得到了军中的认可和支持,产生了一些野心,对日后朝纲是大大的不利。陈宫真的很担心会出现那种为了皇位而兄弟相残的事情。

    陈宫已经有意无意地在刘玉的耳边提醒了几次,但刘玉似乎完全不担心的样子。

    这就让陈宫窝火了。

    为了朝廷,陈宫日日夜夜都在费心费力。刘玉倒好,一点不为自己的子孙多考虑一下。

    “公台你每天苦着脸是不行的。”沮授平淡地说道。

    陈宫看了沮授一眼,这家伙可是太子的老师,自己能够看出来的隐患,难道沮授就看不出来

    陈宫直接说道“公与,吾心中所想,难道你不明白赵王”

    “公台,陛下比你我都清楚。天家之事,不是我等臣子可以决定的。”沮授比起陈宫想的东西要多得多。

    陈宫顿时语塞。

    贾诩玩味地说道“我等身为陛下臣子,日后之事,你我都不知道看不看得到,关心那么多干嘛”

    被贾诩和沮授说了一通之后,陈宫顿时沉默了。

    夜色变深,山谷中的篝火一直明亮,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

    到了天亮时分,山谷就热闹了起来,士兵们都开始拔营出发了。将士们已经早早用过了早饭,现在正是继续前进的时刻。无论什么时候,作为天子的刘玉是最舒服的,什么事情都不用他去干的。

    整个部队开始从山谷中走出,缓缓地向着汉中前进。

    刘玉已经向汉中太守黄叙下达了旨意,让他不得因为迎接自己而扰民。

    大战将开,最为无辜的就是百姓,刘玉是想能够少一点给百姓压力,就少一点。

    而随着大部队的开拔,刘玉他们进入了汉中的地界,距离汉中不到八十里地。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