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这不是简单的套用公式,有些规则在这里并不适合,所以你说的那些在这里也不怎么适用。”石芳无奈的说到。

    “那也就是说于哥做错了?”小雨有些惊讶的问道。

    石芳看了一眼张丹的表情后对小雨说道:“错倒不至于,不过麻烦那是肯定要有一些的,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把已经装到自己口袋里的钱再掏出去。”

    小雨撇了撇嘴说道:“要我说就不用搭理这些人,我这是自掏腰包给工人补贴,关别人什么事了,有能耐你也把钱掏出来啊。”

    石芳看了她一眼,笑笑不再说话。

    ……

    “领导莅临指导咋不提前说一声呢,你说这满手的脏东西,连手都不敢跟你握一下。”于飞笑嘻嘻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脏手说道。

    张丹翻了他一眼说道:“油嘴滑舌,整天没有半点的正经,说说吧,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于飞‘诧异’了:“什么打什么主意?我咋听不懂呢?”

    “少在这给我装迷糊,人家都把事情捅到我那里去了,说是因为你,人家现在很多工人都提出了辞职,弄得人家不得不以压工资的形式才能把人给留住。”张丹没好气的说道。

    “这是谁啊?这么不要脸,还压工资?他以为他是谁啊?外企还是私人作坊?”于飞登时就‘怒’了:“像这么不要脸的人你们就应该仲裁他,还留着他干啥?过年上桌啊?”

    张丹不吭声了,就那么定定的看着他,看的于飞心里一阵的发虚。

    “我跟你说昂,我媳妇可就在那边看着呢,你要是一直就这样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的,那我今天连床都不一定能上去。”

    张丹语带无奈的说道:“你说你给你农场的工人发福利发就发呗,你还搞得那么大张旗鼓的,你让人家怎么过这个节?”

    “我给我自己农场的工人发福利那还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那他要是定菜价那是不是还得请示我一声啊?”于飞呛道。

    “知道你是为你农场的工人考虑,但你没必要在这个同时把别人也给挤兑死吧?”张丹继续说教道。

    “你觉得我做错了?”于飞继续呛道:“只要你说一声,我立马就把这些福利都给取消,并且还会把工人的工资往下调一些,这样一来我的收入反而会更高一些呢。”

    “你知道我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你这不是在拿我吗?”张丹显得很无奈。

    “那你让我打算咋办?”

    于飞问道,他看得出来,张丹这趟来纯碎就是一种作秀,并没有真要把这件事给解决到底的意思,所以他把皮球给踢了回去。

    果然,张丹一撇嘴说道:“你爱咋办咋办,反正我已经来劝说过你了,至于剩下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

    于飞咧嘴一笑道:“你也学的圆滑了。”

    “废话,我要是不学圆滑一些,早就被你们给赶出去了,我还不想步我同学的后尘,再说你这么做也算是从侧面支持了我的工作,我为什么要死磕呢?”张丹嫣然一笑道。

    “不过。”她脸色一正继续说道:“你这么做确实把人家给拉坑里去了,人家好歹还有个后台,你总得留点意。”

    “我背后有你的支持我怕啥?”

    于飞在张丹变脸之前赶紧又说道:“没事,这件事就是打到天边那也是我有理,我给自己的工人发放福利犯哪条罪了?”

    “我不管了,反正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那就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了,你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不过有一条我先说到头里,你们要是谁敢瞎搞,那就别怪我不讲情面。”

    看着张丹一脸认真的表情,于飞嘿嘿一乐道:“你这算不算是渎职啊?”

    “我渎你……个大头鬼,这原本就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我来这么一趟已经够给你们面子了,其他的我想管也管不了。”

    张丹向于飞挥舞了一下秀拳又说道:“好了,我今天的正事已经完成了,你继续装修你的农场,我继续回去看我的文件。”

    只是她刚走两步,又回过头对于飞笑道:“我发现你这人虽说很多时候都不靠谱,但有一些点子还是挺管用的,养鱼塘的补贴已经在审批中了。”

    说完,她迈着轻快的步伐上了车,然后就离开了农场。

    于飞呵呵一笑,这姑娘终于知道往自己的身上染色了……

    ……

    在太阳即将落山之际,于飞一行人终于结束了今天的工作,小雨她们表示要回去洗漱一番之后再回来参见晚宴。

    而奥伟他们就没有那么讲究了,直接回到二号农场那边,准备随便的用凉水冲洗一番就得了。

    而踱步到农场的青青则陪着石芳在准备晚饭,两人还在交流着孕期的经验。

    “爸爸,能不能把小矮马放出来啊?我和小英子想骑着它们玩?”果果一脸希冀的看着刚洗完澡的于飞问道。

    “这个啊?”于飞用余光看了一眼石芳后说道:“你们得去问问妈妈去,她要是说同意那我就没有一件,她要是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

    俩小姑娘的嘴巴立马就撅了起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期期艾艾的往石芳那边挪着脚步。

    虽说石芳早就知道了她们的来意,但依旧板着脸在等着她们自己说出来。

    只见俩小姑娘在频频的点头,也不知道她们签订了多少个不公平的条约之后,两人欢呼一声就冲着于飞跑了过来。

    一人拽着于飞的一条胳膊,兴奋的双脚都离地了。

    “妈妈说可以骑一会,但必须在吃晚饭前回来,否则以后就不让我们骑着玩了。”果果笑嘻嘻的对于飞说道。

    “骑小马,骑小马~”小英子就跟个复读机一样的重复着这句,心情明显的也很高兴。

    于飞一手提溜起来一个,笑着说道:“好,骑小马去。”

    ……

    把两副特制的马鞍子固定在两匹一直都比较温顺的小马身上,又给套上缰绳之后,于飞先是牵着它们溜达了一圈,而后才把两个给孩子给抱上去。

    只不过她们俩对在养牛场里跑圈早就有些不耐了,嘟囔着要让于飞牵着马到外面溜达一圈。

    于飞干脆牵着两匹小马出了农场,反正这个时候还早,到村子溜达一圈回来也不耽误吃饭。

    俩小姑娘对于望风一般的出门很是兴奋,嘴里不停的喊着驾吁喔之类的,只是缰绳在于飞手里掌控着,所以她们也就只能过一下口头上的干瘾。

    路遇准备到农场的大奎,于飞干脆分给他一条缰绳,然后四人两马慢慢的溜达着。

    “那个姓苏的又给你叔打电话了,说是准备过两天来咱们家看看。”大奎闷声闷气的说道。

    于飞扭头看了他一眼,见他的脸色有些发黑,于是笑呵呵的说道:“施主,我看你印堂发黑,你是不是出门的时候没洗脸呢?”

    大奎楞了一下,随即真个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他还真抹了一手灰。

    “这……刚才生火的时候没注意。”看到趴在马背上,用两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注视着他的俩小姑娘,大奎有些尴尬的说道。

    “要是我爸爸这样,妈妈都不会让他吃饭的。”果果笑嘻嘻的说道。

    大奎咧嘴看了一眼于飞,后者对着果果狂使了一阵眼色。

    “别搁那吓唬孩子了,自己人谁不知道谁啊?”大奎又在脸上胡乱的呼啦了一番说道:“怕老婆又不丢人,再说那不是怕,那是让着她。”

    “那大奎大大你怕我大妈吗?”小英子好奇的问道。

    “……我都说了,那不是怕,那是谁让着她,要不我一胳膊就能把她撂一边去。”大奎看似很是强硬的说道。

    小英子哦了一声,很快就跟果果咬起耳朵来,也不知道她们俩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于飞继续着刚才的话题说道:“他们说来,我叔是咋说的?”

    “还能咋说?现在说起来还是亲戚,总不能真把人给拒绝到门外吧,我觉得你叔肯定也郁闷呢,所以就想找你来,你脑子活,看看有没有啥……主意。”

    于飞觉得大奎肯定把馊主意的馊给故意吃掉了,所以他给了对方一个白眼后说道:“你那一肚子坏水还用我给你出主意啊?”

    “我倒是想,依着我的,直接在半路上就给截下来了,可你叔不是不许嘛。”大奎解决问题的办法依旧是简单粗暴。

    于飞撇撇嘴道:“我的办法更粗暴,直接把苏梓给人间蒸发了,那什么麻烦都不叫麻烦了。”

    “你那是在犯罪。”大奎扯了一下嘴角。

    “屁的犯罪,人家又不是三岁小孩了,还需要人看着,他要是出走,那谁也不知道他去哪了。”于飞阴恻恻的说道:“再说这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大奎侧头想了一下,面色逐渐有些不太好看了。

    于飞这话并不是信口雌黄,他有一个都已经出了五福的堂叔,在七几年的时候讨了一个外地的老婆,好像是一个山洼洼里面的,具体在哪也不清楚。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