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最新网址:www.wx.la

    就跟谁没有年轻过的道理相似,谁都有自己的二十六岁。

    我跟加菲猫的二十六岁平淡无奇到她欠我一顿烧烤鱿鱼须都被当做大事一件,记得浓墨重彩。

    十年过去,中间可弥补的机会用数不胜数都不算过分。可她愣是没有补偿过我。

    今时今日,却因为一个毛头小子,将这份迟来的鱿鱼须双手奉上。她这么做,不是弥补,是挑衅。

    我用牙齿从炭火气息浓郁的竹签上撕咬下一根鱿鱼须进嘴。受火焰炙烤后的孜然芳香果然是对青春最好的回味。我吃得津津有味,加菲猫亦表露出不相伯仲的食欲。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被孜然拯救的灵魂,是晴朗开怀的,加菲猫乐呵呵的说道:“别否定,不然你不会串通楼下保安蹲在我家门口守株待兔。”

    “我没想否认。”挥舞着一根光秃秃的竹签,我很坦然的回答她:“不久,五个多小时前。”

    “那……那不就是……”

    “嗯,”我点点头,阴险的笑道:“事有凑巧,当然,你要是想用事不凑巧的话,也行。反正就是他满大街溜达耗时间的时候,整好让我盯上了。顺便说一下,我跟你们跟到了电影院停车场,确定是他以后,才折返回来守株待兔。”

    “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加菲猫对我的筹谋露出不屑一顾的眼神:“在停车场拦住我们……”

    “很不一样。”我激动的打断她,额角青筋暴起:“跟异性去电影院看一场电影,完全ok;但把异性带到家里来,呵,我是一个成年人,我明白成年人的游戏允许这样玩,问题是,我不允许你这样玩。”

    一通棒喝,让加菲猫的脸红成一片,竹签捏在手里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你要相信我,今天之前,我一直住在我妈家,今天晚上,真的不骗你,”犹豫之后,竹签还是放下了:“我是头一次带他回来,不不不,应该这样说,我是头一次带除了魏思明以外的男人回家。呃,不对,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从女人情感需求的角度来判定,我好像应该怨恨你。毕竟,我现在的人员归类已经被划拨为离异单身女人,把一个合眼缘的男人约回家过夜,合情合理合法。”

    我的表情亮了,笑得排山倒海。

    “别告诉我,你正在嘲笑我。”加菲猫很严重的提出抗议。

    我摆摆手,心里却好过多了:“你误会了,我对嘲笑一个努力走出失婚阴影的女人没兴趣。我笑,真就是因为高兴。”

    “别把中文系以外的毕业生当傻子。你这是换汤不换药,变个花样嘲笑我。”

    “再次纠正你,我不是中文系。”

    “呃,要不要来点啤酒?”

    “没必要。”我吸了吸鼻子:“知道我为什么高兴吗?”

    加菲猫轻松拔掉易拉罐上的拉环,喝了一口啤酒:“不想知道。”头脑清醒的拒绝我旧事重提。

    可我偏要提。

    “当我不确定开着你的车来接你的男人是不是魏思明时,我心情是沉重的。那一个多小时里,我什么想法都有,最凶险的莫过于我差点就相信,我们之间出现了嫌隙。所以,你不愿意跟我讲你复婚了。”

    加菲猫怔怔不说话,似乎是被我的奇思妙震撼住了。

    “这么说吧,从选男人的角度去看,小金比魏思明更让人难以接受,但从你瞒着我的角度来说,小金比魏思明更能得到我的原谅。不对,应该说,正因为是小金,我甚至都不生气了。因为换做是我,找了这样的小金,我也没办法跟你们坦白。”

    “你在试图误导我。”加菲猫迷离的眼神登时一亮,手中的啤酒罐被她捏得死死的:“是,没错。”短暂的简洁后,这个女人怒气冲发之下,一仰脖子喝光了一厅啤酒。

    “我是一个多金的单身女人,”随着易拉罐落地声音的响起,一口鱿鱼须一口酒气的女人气势如虹:“小金是一个一文不值的穷小子,但金钱与爱情之间的关系,凭什么被人为视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矛盾。”

    我打了个嗝。

    “狐狸,对女人而言,失恋跟离婚是两码事。”加菲猫的鱿鱼须忽高忽低指东指西,撇了撇嘴:“给人情感上造成空虚与痛苦的是失恋,让人饱受失败折磨的是离异。尤其是像我这种结婚多年却没有生下孩子的女人,认识或不认识的人对我最大的善意唯有对我视而不见。可想而知,这个社会对我的恶意已经达到了罄竹难书的地步。说得更不要脸一点,我努力拼搏才建立起来的多金优势,都因这场失婚成为他们泄妒的一种说辞。这就是为什么我要把自己关在加妈那套暗不见光的小房子里闭门谢客。因为我想得到别人的真心安慰,又想不丢脸。于是,躲在老母亲的羽翼下与世界隔绝,成为了我最后自保的手段。”

    这也太他妈夸大其词了吧?

    我又打了个嗝。

    “就在我以为我会把离婚后的日子过成毫无希望的残生时,小金出现了。别跟我说他是奶酪陷阱,是骗财骗色。至少,对现在的我来说不是。如果非要给他打个比喻,我更愿意将他形容为‘一缕刺破黑暗的阳光’,让我重新回到了这个光明的世界。所以,不是因为他爱我,追求我,我才跟他在一起。恰恰相反,是我需要他,才有了今天的选择。”

    “猫猫,我不否认小金的到来,固有他积极可取的一面,但我们是成年人,成年女人。”我格外加重了最后四个字的语气:“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们与任何一个男人展开任何一段感情,都也不能再凭心所好,我们必须考虑‘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的问题。”

    “感情不是选择题,更不是判断题。”加菲猫泪眼朦胧:“狐狸,求你了,什么都别说,什么都别管,成吗?”

    “可是……”

    “看在我很享受被这个年轻且长相还漂亮的男人如此深爱的份上,求你了。”

    这句话,好像耗尽了加菲猫全部力气般,说完,她大口大口的喘了起来。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