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穿越的普通人

作者: 南后主

第一章 穿越的普通人

        斗罗大陆,天斗帝国西南,法斯诺行省,圣魂村。

        毗邻圣魂村的一座小山丘上,一道幼小的身影正在登高而上。当他终于登上山顶时,一眼就看到一个同样幼小的男孩正面朝朝阳盘膝而坐。

        “啧,还是这么勤快啊。”男孩喘了两口气后轻声道,

        此时,盘坐的男孩轻吐了一口浊气,转身道:“早上好,夜耀。”夜耀笑了一下,说道:“早上好,你还是要比我快一步啊,小三。”

        小三,不,本名唐三的男孩笑了笑却是没有说话。夜耀走到唐三身边坐下。

        “小三,三天后似乎诺丁城武魂殿会来一个大魂师来给我们觉醒武魂。”

        “大魂师?”

        夜耀点了点头“大魂师是魂师级别的称号,小三,你知道武魂吧。”

        唐三点了点头,他见过村里很多人手上会凭空多出一把镰刀,锄头之类的东西。而村长杰克爷爷……嗯,他的武魂是一根萝卜。

        “我们生而有武魂,而当我们六岁的时候就可以觉醒武魂,然后就会检测我们是否有魂力,有魂力的话就能够通过魂力成为一位魂师,根据魂力强弱,一共有十大称号。魂士,魂师,大魂师,魂尊,魂宗,魂王,魂帝,魂圣,魂斗罗,封号斗罗。我们圣魂村的名字就是因百年前这里走出了一位魂圣而命名的。”

        “魂力……魂师……”唐三喃喃地道,他有预感,他的玄天功的突破契机就在这里。

        过了一会儿,唐三告辞离去,他要回去做饭给父亲。

        夜耀枯坐许久,轻叹道:“已经六年了……”

        夜耀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是一个穿越者。他,夜耀,前世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位大学生,性别男,爱好女,宅男一枚,无不良嗜好,一次车祸而死,然后就投胎到这个世界了。刚出生,他母亲难产死了,父亲是又当爹又当妈,还好他自己也懂事,就这样好不容易将他拉扯到四岁,结果四岁时,他父亲在一次外出打猎时不知遇到山里的什么野兽,等到村里人一天后带着夜耀进山寻找时,身体已经残缺不全,只能从随身物品上勉强认出身份。夜耀大哭了一场,哪怕是两世为人,但是至亲的逝去终究还是痛彻心扉。随后在村里人的帮助下他妥善安葬了父亲,然后他拒绝了村里其他人的收养,坚持一个人生活,靠着他每天帮村里人跑腿赚一点微薄的钱,再加上村里人的救济勉强撑了过来。

        他没想到他竟然穿越到了斗罗大陆的世界,不过后来他想到,还好是穿越到了斗罗大陆的世界里。斗罗大陆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安全的世界了,只要你稳着别浪,一个普通人活到老死问题真心不大,实在怕死的话,只要你缩在圣魂村,妥妥的活到大结局。好了,划重点!普通人!

        没错,夜耀觉得自己十有八九是个普通人了,魂师是没啥太大指望了。想要拥有魂力有两个方法,第一个,也是最正统最普遍的方法,就是拥有一个强大的武魂,一般来说武魂的强度与魂力是成正比的,但这一个方法与他基本无缘了。因为他曾经问过父亲,自己父母祖上八代都是平民,武魂全是农具,魂力一个没有。至于指望武魂变异?得了吧,夜耀从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天命之子,前世的经验告诉他对此报的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

        第二个方法,可以说是斗罗大陆主角唐三的独有方法——玄天功。唐三就是从小修炼玄天功修出的先天满魂力,不过就他对斗罗大陆所剩不多的印象中,唐三的第二武魂似乎就是一个强大的武魂,这先天满魂力到底是这第二武魂自带的,还是玄天功修炼出来的,对此他深表怀疑。

        这些年虽然没有刻意与唐三交往,但两人超出一般孩童的心智却也导致了两人成为了好友。故而夜耀却也旁敲侧击打听了一下唐三玄天功的问题,但每次一聊到这方面唐三总是会不着痕迹地将话题转移开去,所以夜耀也放下了修炼玄天功地念头。

        不然也没办法,难道要夜耀挑明了问唐三“你修炼的什么功法,能不能教我”。这可并不是一个寻常儿童能发现的问题。还是说跟唐三说咱们都是穿越的,还请多照顾下。你又怎么知道唐三就是穿越的?他担心跟唐三说了之后,不知道哪天就横死了。毕竟就身体素质而言夜耀据唐三差距还是极大的,更别说实战经验了。为了一个不知能否获得魂力的玄天功赌上这一世的性命值不值得?废话,当然不值得。又不是什么高危世界,在这里,只要你不作死就真的不容易死。

        虽然来到斗罗大陆没法做魂师很遗憾,但能够重活一世已是可以羡煞前世众人,再不知足就真是过分了。要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夜耀绝对没有难过地在床上打滚撞墙。

        做不了魂师大不了去经商,到时候有钱了去请一堆魂师来看家护院。想到这,夜耀站起来震声:“我夜耀就是从这跳下去也不做什么魂师,难道金魂币它不香吗!”

        夜耀尴尬地回头看了眼,确定没人听到自己的话后利索地跑路走人,溜了溜了,幸好没人听到这话,黑历史啊黑历史,丢死人了。

        回到村里,大部分村民都在田里耕种,有一位看到夜耀回来笑呵呵地开口“小家伙,锻炼回来了?你小子可以啊,这么几年竟然都给你坚持下来了。”

        “是的呢大叔,习惯之后就不会有想象中那么累了。”夜耀笑道。因为村里人地关照,小小年纪地他才能够生活下来,所以他对这些朴实地村民充满了感激。

        “嘿,小子,帮我把这边这袋米送去杰克村长那,我给你一个铜魂币。”一个人吆喝道。

        “好的,我这就去。”夜耀走过去,颠了颠袋子,还行,对他来说不算太沉。虽然比不了唐三那个牲口,那家伙连打铁的大锤子都能舞的虎虎生威的,但经过多年的锻炼,他比其他同龄孩子还是要强壮许多。这同龄孩子提起来相当费力的东西,对他来说也不过是有点沉罢了。

        看着夜耀远去,村民议论起来。

        “唉,孩子是个好孩子啊,可惜了……”

        “谁说不是呢,比我家那个混小子懂事多了。如果不是家里实在供不起第二个孩子,我一定收养了他。”

        “过几天觉醒武魂,我是真觉得这孩子能成为魂师,这么懂事的孩子……”

        “难啊,魂师不是你懂事就能当的。我们这些平民出身的孩子想成为魂师太难了。”

        村长杰克的家在村子西面,虽然说是村长,但其实家和其他人的并没太多不同。

        “杰克爷爷,你在家吗?”夜耀敲了敲村长杰克的房门。

        “谁啊?””是我,夜耀。”

        “啪嗒”有些老旧的房门被一个带着笑容的老头打开了。

        “哦,是夜耀啊,是有什么困难吗?”老杰克笑道。

        “不是的,我是来给您送米的。”夜耀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大米递给了老杰克。

        “唉,辛苦你了。”老杰克有些怜惜地看着夜耀。当年夜耀父亲去世后老杰克本来提出要收养夜耀,可是夜耀倔强的要一个人生活,后来看夜耀自己能够照顾自己也就放弃了。

        老杰克突然拍了拍脑门,“对了,夜耀啊,三天后诺丁城武魂殿的执事大人来我们圣魂村举行武魂觉醒仪式,到时我来你家里接你。”

        “好的,杰克爷爷。”夜耀点头答应下来。

        “希望今年我们圣魂村能够出个魂师吧,要知道当年我们圣魂村可是走出来一位魂圣……”老杰克又在滔滔不绝地讲起了圣魂村的历史,夜耀尽管心中无奈,但也只好在旁边安静听着。

        “咳咳,你看我,一不留神又说多了。”老杰克干咳两声,有些尴尬的道。

        夜耀轻声道:“没事的,杰克爷爷,今年我们村里会出一个魂师的,而且他一定会成为一个了不起的魂师。”

        几天后的武魂觉醒仪式就是唐三命运的转折点,他将成为魂师,然后踏上波澜壮阔的征程,书写辉煌的史诗,最后他将成为神。

        “哈哈,那就最好不过了,不过我们村里已经好多年没有人成为魂师了,我们这些平民想要成为魂师太难了啊。”老杰克先是笑了两声,之后仍是忍不住叹息。

        夜耀笑了笑没有再说话,现在说什么老杰克也只会认为自己是在安慰他,等过几天武魂觉醒仪式结束他就会知道了。

        “杰克爷爷,那我先走了。”夜耀告辞离去。

        希望今年村里有人能成为魂师吧,如果是夜耀或是小三那就最好了,这两个都是好孩子啊。老杰克望着夜耀的背影默默想着。

        傍晚,夜耀躺在床上,默默看着漆黑的屋顶。

        黑暗中响起一声叹息“终究还是……不甘心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