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www.,最快更新盛世凰谋:天妃最新章节!

    真是谢家做的吗?拿谢明宜的性命做局,这是不是太冒险了?

    武昙耸耸肩,面上表情轻松泰然:“当然不是,湖阳长公主年高德勋,又是咱们皇帝陛下的长辈,她这样的人,有什么想法和诉求,大可以直接去和宫里陈情,犯不着走极端和使用这种不光彩的手段。万一一个不慎,这个跟头栽下来,会很疼,得不偿失。”

    青瓷抿抿唇,不说话了。

    不管是谢家的谁做的,这都让她在大为光火的同时心里更是一片恶心。

    按理说,武昙对谢明宜,对他们谢家都可谓是仁至义尽了,她们却当面使这样的手段,虽然本身不是冲着武昙的,也总归是会叫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不是湖阳长公主殿下,那么会是谁?”青瓷赌气不说话了,蓝釉就跟着追问,“难道……是谢三小姐自导自演?”

    武昙摇头:“明宜我还是了解的,她虽不笨,但毕竟是资历尚浅,使不出这样的阴私手段的。”

    “那就是世子妃了?”杏子接口。

    要在王修苒那安排这样的一出戏,若不是手上掌握着一定的实力和人脉的人,绝对做不来。

    武昙看了她一眼,但笑不语,算是默认。

    杏子就更是不解了:“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陷害王家小姐,以便于排挤她出局,好替谢三小姐谋南梁太孙殿下的婚事吗?”

    话一出口,她随后又反应过来,愕然的倒抽一口凉气:“长公主殿下进宫去了,难道世子妃是为了不叫谢三小姐远嫁到南梁去?做了这样的局,其实构陷王小姐只是其次,她真正的意图只是为了找个由头好说服长公主殿下,让长公主殿下出面去陛下面前回绝了这门婚事?”

    湖阳长公主府,虽然中馈是世子妃在管,可举凡大事,一家人还是要以湖阳长公主马首是瞻的。

    世子妃一来没那么大的脸面可以劝说萧昀收回成命,二来她也不敢越过湖阳长公主,自己进宫求情。

    武昙不喜欢被人利用的感觉,即便她觉得她和谢明宜之间相处还算和谐愉快,若是谢明宜有求于她,在一定的程度上她不吝于帮忙……

    可是——

    现在的情况不一样。

    她的唇角轻扬着一个弧度,眸色却透着明显的冷意:“谢家不想要这门婚事,长公主本身也是不赞成的,只是因为君命难违,这才默许了下来,现在谢明宜因为这桩婚事屡次遭难,已经足以激得她去回绝掉这门她本来就不看好的婚事了。至于王修苒那里,她默认背了今天这件事的黑锅,自然也是有利可图的。谢家不要这婚事,王家却想要,谢家这么一动作,她省得亲自出手了,却也等于是将这个强劲的对手横扫出局……并且因为这事确实不是她做的,就算将来有个万一,有人要拿这事儿做文章针对她,她也问心无愧,可以不遗余力的澄清回击。算下来,她也不吃亏。”

    但是在这件事上,王修苒的手是干净的,谢家却摘不清了。

    两者之间,武昙的态度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倾斜于王修苒。

    主仆一行拐去了前面那条街上,找了家干净的酒楼,一共要了三个雅间,然店家置办了酒席。

    武昙没着急,慢条斯理的吃饱喝足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算算时间,若是一切顺利的话,湖阳长公主也应该差不多从宫里出来了,她也就不再磨蹭,从那酒楼里出来,就直接去了长公主府。

    彼时正是午后,谢家男丁都不在家。

    世子妃因为悬心湖阳长公主进宫这一趟的结果,自从对方走后,她就一直坐立不安,无心打理庶务,一边叫人去门口盯着,一边就在屋子里不住的来回转悠。

    正在心烦意乱的时候,她派去大门口盯消息的大丫头就匆忙从院外进来。

    “怎么样?是祖母回来了吗?”世子妃眼睛一亮,三两步就迎出了门去,但见那丫头的脸色不太对劲,一颗心就又瞬间往下沉,“是……宫里还不答应?”

    “不是的,长公主殿下还没回来。”丫头见她回错了意,赶忙解释,可世子妃做了什么,她作为心腹是一清二楚的,现在武昙登门,明显就是来者不善,她就有些揪心,迟疑着才如实禀报;“是晟王妃登门拜访。”

    “啊?”世子妃打出所料,脸上表情瞬间僵住。

    她其实有想过,一旦被武昙查出来是她在背后动的手脚,难免要心里不痛快,可后来她又想,两家人怎么都是亲戚一场,她设计这些又不是冲着武昙的,纵然武昙质疑她的人品,以后会对长公主府疏远些,也不至于会当众翻脸,再来拆他们谢家的台的。

    结果,武昙不但真的杀上门来了,而且——

    来的还这样快?

    “世子妃!”那丫头见她半天没反应,就晃了晃她的手臂,“奴婢瞧着晟王妃当是来者不善,您还是去见见吧。不管怎样,先将她稳住了,这会儿长公主殿下在宫里还没出来,三小姐的事始终是没做最后的定论,万一晟王妃一怒之下进宫去了……”

    如果武昙进宫去揭发她,那才是真的完了!

    世子妃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就匆忙往外走:“走!去见她。”

    了不起就低声下气的求她好了,大家是亲戚,武昙又和谢明宜关系不错,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武昙总不能为了出这么点气就把谢明宜往火坑里推。

    这么一斟酌,她就又想起了谢明宜来,转头又吩咐丫头:“你去宜儿那里一趟,叫人在她那院子外头看着,千万别让她听到前面晟王妃到访的动静,也别叫她出来掺合。”

    “是!奴婢明白。”丫头应诺,走到下个路口就松开她的手,快步往谢明宜那边去安排。

    前院的正厅之上,世子妃赶到的时候,武昙已经在坐着喝茶了。

    她是一个人来的,没有萧樾作陪。

    世子妃走在院外,脚步微微一顿,暗暗地提了口气,稳定了心绪,随后脸上就挂了笑容快步走了进来:“王妃到访,有失远迎,是我怠慢了。”

    上回武昙过来,她还称呼“舅母”,谨守着彼此间的身份和辈分关系,以示亲近。

    而今天——

    因为对武昙的出现存了防备,下意思出口的称呼里就变成了“王妃”。

    显然,她紧张了,她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来的。

    若说在世子妃进门之前,武昙心中所有的一切就都仅仅是揣测,那么这一刻,就已经心中有了定论。

    她微笑,手里端着茶盏也未起身:“本宫来的突然,不怪你。”

    此言一出,世子妃脸上表情就又猛地僵住,已然也是感知道了她来者不善的态度。

    武昙面上笑容十分的明媚自在。

    世子妃狠掐了下手心强迫自己冷静,维持着脸上那张带笑的面具继续寒暄:“上午在王家的事宜儿回来已经说过了,又是多亏了王妃的援手,否则……唉!我原还想着这两天得备一份厚礼去登门道谢呢,没想到王妃就来了。只不过……宜儿受了惊吓,这会儿卧床休息,不能出来拜见,我……”

    武昙面上笑容不减,轻声打断她的话:“我不是来寻明宜的,姑母进宫去了不是?我在这等她。”

    上一回登门,武昙才是个十六岁的女子该有的模样,说说笑笑,随意的很。

    但是这一次,却明显的不同了。

    她面上虽然还是带着明艳的笑容,只是那举手投足间,那怕是每一个眼神,每一句话语之间,都已经带了和前一次截然不同的气势。

    高高在上,岑贵又疏离。

    世子妃的一颗心不安的砰砰直跳,脸上表情再也维持不住的淡了许多下来,却又不得不继续强作镇定的说下去:“祖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不知王妃登门所为何事?就这么让您等着也实在是不好意思,莫不如您告知妾身,等老祖宗回来了,妾身代为传话?”

    “我的事,你办不了。”武昙已经不温不火的,出口的话利落干脆,“我得当面和姑母谈。”

    世子妃恍然间已经意识到——

    她这约莫就是过来揭自己的老底,并且告状的。

    虽然为了自己的女儿,她不后悔做了这样的事,可一旦这件事捅到湖阳长公主跟前去,湖阳长公主一旦知道是她使了手段还诓骗了她,那么她这个瑞郡王府的世子妃的地位也就完了。

    “王妃,”世子妃自然不能任由这样的事情发生,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表情,刚想与武昙坦白求情……

    坐在她面前的武昙已经话锋一转,再次开口说道:“横竖本宫就这么干坐着世子妃你也尴尬,那正好……趁着这会儿有时间,咱们说说话?”

    她脸上那笑容太具有欺骗性,世子妃怔了怔。

    这一瞬间又产生了一种错觉——

    似乎,这位小王妃又好像不是来拆台找茬的?

    她脑中思绪飞转,脸上表情也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下来,走到武昙下首的位置坐下,露出个温和端庄的笑容来:“好。”

    正在忖度话题。

    上首的武昙就又径自开了口:“本宫虽还不曾为人母,但却也做过别人的女儿、孙女儿,我能理解世子妃的一片爱女之心,而事实上,作为母亲,你做什么也都自有你的道理,容不得本宫这样的局外人置喙。可是世子妃,你的所作所为,虽不是冲着本宫的,却时时处处拿着本宫做筏子,这件事……细算下来,怎么都是将本宫卷进来了。说实话,你做的这些事,如今让本宫甚是恼火!”

    她的语气平静,并没有激烈的责难情绪在里面。

    世子妃却是每听一句脸色就变白一分,直至最后,整张脸都惨白如纸,用一种惊恐又难堪的眼神紧盯着她。

    “王妃……”她嘴唇动了动,迫切的想要试着解释澄清些什么,可是话到嘴边,瞧见武昙脸上那种无懈可击的明艳的笑容,就只觉得刺眼,被压制的有点呼吸困难。

    武昙显然也不是来听她解释澄清的,见她这般,也很满意,就还是看着她继续说道:“这个局,你布置好久了吧?我猜你是一开始就不想明宜去和南梁联姻,而那天在街上,明宜惊马遇险,就彻底要坚定了你要毁掉这门婚事的信念?北燕使团入宫那天,是你指使明宜的贴身丫鬟当众动了手脚,拿禁步勾坏了她的衣裳对吧?”

    世子妃原还以为她怀疑的只是今天在王家发生的事,哪里想到她会抽丝剥茧的把前面的事也翻出来,脸色变了变,脱口否认:“王妃在说什么?怎么会是我……我为什么要毁自己女儿的名声?”

    “你没有毁明宜的名声。”武昙的语气依旧淡雅又干净,唇角带着那一丝笑纹看她,“事情既然是你指使梨儿做的,梨儿手下自然是有分寸的,她忠心耿耿,自然不会真的让明宜当众出丑,更何况当时还有本宫在场,我手下的两个丫头全都身手不俗,也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之所以这样做,只是在为后面你要做的事情铺路,那天的事,只是个引子,因为事发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不自觉的联想到再前面两天的惊马事件,将事情往王修苒身上联想。”

    “我……”世子妃的眉头皱起来,想说话,武昙却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不要反驳,这一切并不是本宫凭空的揣测,我之所以会怀疑到今天的事,就是因为那天你做的事就已经留下破绽了。那天明宜的衣服勾破了,这事儿其实说大也不大,却偏偏在出宫门的时候梨儿当着侍卫密集的地方‘不经意’的嚷嚷开了。我跟明宜接触过,她的这个丫头平时都是很有分寸的,也不多话,按理说明宜出了事,她当然知道应该尽量的把事情捂下来,息事宁人的,那时候她却居然偏就气不过的当众嚷嚷开了?这是为了什么?为了将那件事的消息传开,让胤京的权贵圈子里的人都知道王家小姐为了抢夺婚事而对明宜下了黑手,当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了这样的印象之后,今天的事才好顺利的推进。”

    武昙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即便她就只是空口无凭的推论,世子妃也已经不在妄图否认了。

    她只的咬紧了牙关,手指用力的抓着桌子的边角,一语不发。

    武昙也不管她,继续道:“你知道长公主也不赞成这门婚事,只是碍于家国大义和圣命难违才勉强认下的,上回惊马的事,已经激怒了她,只要在有一件雷同的事情发生,她那么疼明宜,就一定再也无法忍受的替明宜出头了。我不知道你一开始最初的计划是怎样的,总之后来王修苒去寻本宫,又张罗着买宅子搬家之后,你就迅速指定了今天的计划。你知道王修苒长途跋涉来胤京,身边带着的仆从不会太多,她在胤京要安顿下来,并且单独开府,就必然还得要再买奴仆添置进去。长公主府在这胤京的根基稳固,人脉关系也广,你要通过人牙子往王修苒买进的奴仆里安插一两个奸细这并不难。王修苒在这京城里认识的人不多,其实就算她没有办这个赏花宴,以后也免不了邀请本宫和明宜过去做客的,但是也巧,王修苒今天设宴了。明宜早上去找我的时候说她本来不想去的,是世子妃你劝着她去的?这种情况下,她会去寻本宫给她作伴,这也是在世子妃的意料之中吧?就算她自己想不到,梨儿想必也会提醒她?而你必须让本宫和她一道去王家赴宴的目的也是十分明确的,那就是……再利用我一次?”

    这样的字眼,已经很严重了。

    世子妃的脑子里翁的一声。

    可她毕竟也是一家主母了,经历了太多的事,自然也明白,到了这个份上,她就算你再否认也没有任何用处了,所以就只是紧绷着唇角,脸色难看的一语不发。

    武昙并不介意,顿了一下又继续:“你要做今天在各个局,自然是得嫁祸给王修苒的,你得让所有人都觉得王修苒心狠手辣,为了抢夺这门婚事会不择手段的一再加害明宜。在她府里的内应你早就安排好了,而如果事发后由梨儿出面指证王家的人行凶,这说服力不够,但是你知道我与明宜交好,定然不会看着她在我眼皮子底下出事,再加上我家王爷心系朝政,我在应付王修苒这个南梁来客的时候也必然格外谨慎小心,你是跟那个内应的小厮交代好了吧?让他务必当着我的面引走明宜,这样我为了保险起见,必然会跟过去,最后由我的人出面救人,总比梨儿监守自盗的跟过去喊救命更具说服力。而且,当着我的面出了这样的事,我义愤之下也总要出面袒护明宜的,这事情就会闹开,一旦坐实了王修苒的害人之举,长公主定下疼爱明宜,就再不能坐视不理。而现在,长公主已经进宫去了,你的目的达到了!”

    武昙说到这里,就又笑了起来。

    是纯粹的笑,既没有恼羞成怒,也没有讥讽,只是心平气和的最后跟她确认道:“本宫说的,没有错吧?世子妃!”

    世子妃沉默半晌,抓着桌子边缘的手指指关节已经惨白一片。

    这时候,她才缓缓的抬起眼睛看向了武昙,嘴唇先是蠕动了一下,然后——

    下一刻,就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眼中浮现一抹决绝之色,仓促的提了裙子站起来,又膝盖一弯,毫不犹豫的跪在了武昙的面前:“王妃,宜儿的性子你知道,我这完全是被逼无奈。她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她要是去了南梁,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我能不能看着她去送死,这才出此下策的。借了你的手,是我对不住你,你心里有怨气也是对的,有什么后果我都担着。但是……”

    她咬咬牙,目光晃动了一下,才又重新对上武昙的视线,恳切道:“今日之事,还请您不要说出去,更不要告到宫里去,就当是我欠您一个人情……”

    而武昙等得,就是她这句话。

    听到这里就缓缓的笑开了:“这个人情,不是你欠的,是你们谢府欠我的!”

    世子妃闻言狠狠的一愣,还没反应过来,武昙已经拍拍裙子自座位上起身,笑吟吟的冲着院子里屈膝拜下:“姑母回来了?武昙恭候多时了。”

    世子妃一个哆嗦,猛地回转身去,看见脸色铁青正站在院子里的湖阳长公主时,瞬间就慌张起来。

    “老祖宗,我……”她仓惶的想要开口说什么。

    湖阳长公主已经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沉着脸被吴嬷嬷扶着进了这厅里。

    “祖母……”世子妃白着脸,神色惶恐的小声唤她。

    她却理都没理,径自越过她,又错开武昙身边走到上首的位置坐下了,然后才面色冷然的盯着武昙问道:“谢府欠你的人情,你想要我们怎么还?”

    她的辈分毕竟在那摆着,再加上出身皇室,在武昙面前,天然的就比别人更多了几分底气和气势。

    武昙并不介意她这样的态度,转身正面面对她,笑容款款的直言:“要姑母一句话!请姑母告知,宫里与贵府四小姐串通消息的究竟何人?”

    当初谢明宜的婚事还没公开时,谢明宁就开始出手算计了,这就说明她必然提前得到了消息。

    联姻之事毕竟还没正式提上日程,也没在朝堂上讨论过,目前只是萧昀的一个设想,那么消息是从哪里泄露的?

    除了宫里,不会再有第二种渠道了!

    谢明宁只是谢家不得宠的一个小辈,她既然被揪出来,并且处置了,那么以湖阳长公主的为人,不可能不将一切查问个清楚明白的。

    当时武昙就好奇谢明宁口中究竟会吐露出怎样的秘密。

    可是自那之后,这谢家上下都缄口不言,既没有再追究谁,也没有进宫去闹,她就猜到了他们只想息事宁人,而不愿意再将事情闹大了。

    这种情况下,武昙知道就算来问也问不出什么来,索性就也按下不提了。

    而现在——

    世子妃送了这么大一个把柄到她手里,并且又触碰她的底线算计利用她……

    她此时登门趁火打劫,就再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了。

    世子妃闻言,眼睛一瞬间瞪得老大,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惴惴的看向湖阳长公主。

    当时谢明宁是被湖阳长公主带过去单独问话的,至于都问出了什么,她后来也问过,可是湖阳长公主不准她多问,她也就渐渐的放下了,心里却知道,能让湖阳长公主三缄其口的,必然是什么顶要紧的线索。

    而现在——

    因为她,引狼入室,惹得武昙公然登门来撬这个秘密了。

    她自知惹了大祸,脸上表情惶恐不已。

    湖阳长公主也没有想到武昙会问这个,只是她毕竟这般年纪了,早就受得住任何的风浪,只是眉心隐约一跳,随后就冷笑了一声出来:“你凭什么觉得本宫就一定会告诉你?樾儿不知道你来我这了?”

    武昙莞尔,半点也不惧她:“他暂时还不知道,可就算姑母现在把他找来,也拦不住我。您已经进过宫了,你们世子妃所为,就是罪犯欺君。若是姑母不肯予我解惑,我便进宫去求见陛下了,就算萧樾有意给您这个长辈面子,他是能软禁我还是会休了我?”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