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九王爷负手,定定的看着剑秋,并未开口征询,只当这是白灵默认了。

    “男女有别,剑秋乃是尚未出阁,九王爷还是避嫌的好。若真的想学习这种最普通的缝合术,大可以让府医前来,本世子会吩咐念夏教其简单的缝合术。”上官煜悠悠的开口,替剑秋拒绝。

    尽管剑秋只是下人,可白灵一向护短。

    九王爷这般不询问的表现,怕是会让白灵发怒。

    作为护妻狂魔,上官煜自然是不是的白灵心情不美丽的。

    “是本王的要求无礼了,如此便多谢上官世子了。”九王爷尴尬的移开视线,不再盯着剑秋的伤口看。

    “奴婢告退。”剑秋起身,朝二人福身行礼后,便告退。

    花厅内只剩下二人,上官煜又是一副不想再开口的样子,让九王爷很是郁闷。

    作为东道主,上官煜夫妻邀请他留下来,却又晒着,实在是不地道。

    “有人要劫持黑珍珠的事,你们早就知道?”九王爷只是不愿意费脑子,但很多事情想想便能发现端倪。

    看上官煜夫妻那淡定的样子,绝不可能是突发情况。

    否则白灵虽然不会责罚剑秋,甚至是不会怪罪,可那财迷的性子,定然是要心疼一番的。

    “不过是凑巧,听到了一对兄妹的对话。”上官煜干脆的承认。

    “哪对兄妹?”九王爷的眸中蕴藏着怒气。

    既然能知道黑珍珠何时会出这个院子,又派高手前来劫走,对方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本世子方才说过,西汉皇室并非都是善类。九王爷既然不信本世子的话,何不等对方露出马脚,再去查个清楚?”上官煜有意卖关子道。

    “哼,你不说便不说,本王现在就去查。”九王爷怒气冲冲的起身道。

    “九王爷不要耽搁的太久,灵儿难得下厨,错过了这次,你一定会后悔的。”上官煜意味深长的道。

    九王爷迈出去的脚步顿了一下,方才见白灵财大气粗的样子时,他的确动了与夫妻二人合作的心思。

    若是能和白灵搭伙做买卖,还怕军需不足吗?

    那些伤残将士们,也能领到更多安身立命的银子,阵亡将士的家眷们,也不怕没有生路了。

    不过九王爷只是停顿了一下,便又大步离开。

    不过是查一点小事,九王爷不认为自己会耽误吃饭的时辰。

    九王爷前脚才走,上官煜便去了厨房。

    让段家的商队先行离开,他们这边留下的人便不多。

    两个暗卫,临时充作门房和车夫,总之就是哪里需要就去哪里。

    而丫头也只有念夏和剑秋,主要是为了给白灵跑腿的。

    “九王爷不信你的话?”正在忙着做菜的白灵,见上官煜进了厨房,抬头问了一句。

    上官煜很自觉的摘菜,他会做的也只有这些零活和改刀。

    “他应该早已怀疑,只是没有切实的证据,也不愿意去相信某些真相。”上官煜把菜筐拎到白灵身边,这才继续道:“灵儿为何对九王爷这般关注?”

    白灵没留意到上官煜那微酸的语气,叹息道:“能多拉一个有力的盟友,对抗那些隐藏在黑暗里的人,我们的胜算就会多一成。上官,我有预感,我们的时间不会很多了。”

    “别想那么多,你要相信,邪不胜正。”上官煜安抚道。

    “嗯。”这个话题有些沉重,白灵没有继续聊下去的兴致。

    救出商老后,他们要尽快赶回东汉国。

    皇帝那边要有个了结,新帝会不会是十六皇子,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他们必须要去争取。

    若是其他皇子当权,只怕真的遇到危机,不一定能够处理好。

    十六皇子或许不是众皇子中最为优秀的,但是他有一颗爱护子民的心。

    三皇子之流,根本没资格与十六皇子相比较。

    而且十六皇子这些年在民间所经营的产业,以及暗桩,真到了危及时刻,都能派上大用场。

    就私心而言,白灵也希望十六皇子能够登基,那样的话,白家……也多了重保障。

    白杏既然芳心沦陷,嫁给十六皇子,或许是最好的归宿。

    见白灵有心事,上官煜也未打扰。

    白灵想说的,不管是大事还是家长里短,上官煜都愿意倾听。

    可白灵不想说的,上官煜绝对不会问。

    东汉国皇宫。

    皇帝又一次毒发,这回不但是痛的昏过去,昏迷之前还吐了血。

    御医对此束手无策,德海也不敢擅作主张,喂皇帝服药。

    除了那药用一颗少一颗之外,也是怕皇帝现在的状况,承受不住那药劲儿。

    “一群庸医,既然治不好皇上的病,还留着脑袋做什么?”陈贵妃自从三皇子得了个护驾有功的名头后,便已经被解禁。

    虽然皇帝不再宠爱陈贵妃,可如今中宫空悬。

    陈贵妃有三皇子做依仗,又有谁敢得罪这位可能会成为太后的人?

    “陈贵妃饶命,皇上中毒之深,我等实在是不敢下重药,以免伤了龙体。”御医们纷纷跪下磕头,怕自己下一瞬脑袋搬家。

    “不敢下重药,那就去想个温和的方子。皇上若再不醒来,本宫定要摘了你么的脑袋!”陈贵妃面容阴狠的扫过众御医,对自己带来的宫婢吩咐道:“皇上病重,还不快出宫去请三皇子,进宫来侍疾?”

    “贵妃娘娘,皇上并未下达口谕,这怕是不合适吧?”德海眼珠儿一转,猜到了某种可能性,忙开口劝阻道。

    “大胆阉人,三皇子乃是皇上的亲生儿子,进宫侍疾有何不妥?莫说是天家,便是寻常人家,父亲病重之际,儿子也必然会守在床前侍奉。难道我的皇儿,连这个资格都没有吗?”陈贵妃厉声问道。

    “这……”德海一时语结。

    若是别的皇子来侍疾,德海不一定想拦着。

    可三皇子嘛……

    看看昏迷中的皇帝,德海知道自己是拦不住的,却还想一试。

    “皇上在清醒时,曾对奴才下达过口谕。若是皇上龙体抱恙,后宫一切事宜,交由太后娘娘做主。”德海只能把球踢出去,希望太后能挡得住陈贵妃。

    “既然如此,本宫便亲自去向太后娘娘请示。”陈贵妃冷哼一声,带着人离去。

    德海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看着皇帝铁青的面容,担忧的道:“奴才的万岁爷,您可快醒醒吧。您再这么睡着,只怕这天就要塌了呀!奴才无能,拦不住这些为大神。”

    德海纵然再心急,可皇帝却听不到只字片语。

    即便皇帝能听到,这会也没办法醒过来。

    白灵给皇帝下的毒,自然不是寻常的。

    多久能会毒发,多久才能醒过来,都是有一定规律的。

    不过皇帝连续几日没有服药,会不会有变数,只有白灵才能知晓。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