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逍遥派的宗主谢浩海,修为高深,人称“黑面阎罗”,遇人救与不救,全凭心情喜好,杀与不杀,只在他一念之间。

    白君乾因浩海宗主伤了灵兮,此时,正在与其对峙着,感觉两人之间的气氛一触即发。

    “他们是我的客人,你不能这样对他们!”阑深寒急忙大声说道。

    闻言,浩海宗主不急不缓的为自己斟满茶水,扯起嘴角说道:“我说了我刚刚只是开玩笑。还有你不是有事才来找我帮忙的吗?那应该就要有个求人帮忙的态度。”

    眼看着这两人又要动手了,桐人终于开口道:“宗主刚刚说杀的那个人不是那姓云的。”

    “什么?”阑深寒侧过头有些愕然道:“那他刚刚为什么不反驳?还那样做......”

    “你是知道宗主的性子的。”桐人语气中略带无奈地说道,“而且他还想试探一番你带来的这群人。”

    浩海宗主听后沉默半晌,将茶盏放在几案上,“叮”的一声脆响,那茶盏竟是四分五裂开来,然后猛地盯着桐人,桐人知道自己多嘴了便是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

    白君乾望着那顺着几案滴落到地面的茶水,正要起身,却听见那浩海宗主说道:“今日天色已晚,你们还是早些休息吧。明日我们再一起商量那邪教的事情。”然后他便是急忙踱步离开了这大厅。

    “现在不是才刚刚到傍晚吗?”阑深寒低声说道,然后又忽的放大声音说道:“喂,此事危机,不能再耽误下去了。”

    闻言,本是跟着浩海宗主一起离去的桐人,又退了回来,对着阑深寒拱手说道:“现今宗主还在等待一个时机。明早你们便是能知晓许多事情了,很多事情也是都能迎刃而解了。”

    众人一头雾水,但他们此时也不能做其他事情了,似乎真的只能在这里待上个一晚了。

    看明日是否真的会发生什么。

    “带他们下去吧。”那浩海宗主站在偏殿门口说道。

    闻言,桐人很是恭敬地将白君乾他们引导去了客人居住的地方,而白君乾他们也是再次带上了千面郎君。

    物则峰很大,而阴面有许多屋舍用来供来访者暂时居住。

    从这大殿到住的地方,要经过三座阁楼,十几座小楼,真实的五步一楼十几步一阁,中间还穿插着纵横交错的小路。

    桐人带着白君乾他们一行人走了半个消失,一路上问了一些他们的几奔情况,无非就是先前是从那里来,为何要到五剑山,对剑术有什么研究之类的问题。

    白君乾的回答,就是简单的敷衍了事。

    终于走到路的尽头,这里有三排屋舍,每间屋舍都有三层高,装饰并不华丽,都是由木头搭成,供一般的访客居住。

    属于阑深寒一行人便是与白君乾他们分开了,走向了不同的路,也换了不同的人引导。

    一位弟子走了过来,桐人喊他剑青,并跟他说明了白君乾一行人的情况,然后桐人便是朝着白君乾他们告别后就御剑飞走了。

    这被称为剑青的年轻弟子十分热情,很快就给了白君乾他们每个人一人一块木牌,当作表示客人的信物。而有了此物,物则峰的大门以及山中一些阁楼就能进去。

    五剑山作为阑世家的大门派,对待一般客人仍然能如此热情,可谓是至真至诚了,难怪有那么多人慕名而来。

    这里来往的人不少,还有一些五剑山的弟子在刺修炼切磋,在不远处就有两名弟子在比试,周围有七八个人在围观着。

    银他们对此有点兴趣,所以就叫着灵兮一起去看看。

    而后,除了花微仙人和图爻仙人,其余人都去那里望着——

    正在比试的两人,其中一人身处高瘦,他手执着一把黑色长剑,那把剑全身乌黑,泛着点点白光。

    而他对面的那人,少显矮胖,但这也是相对来说。

    他脸上一直保持着笑意,这种笑意,不是兴奋,亦不是嘲讽,倒像是习惯了这般。

    在他手中,一把奇怪的武器立马吸引了灵兮亦信的注意。那把武器,非剑非刀,非盾亦非枪,倒像是它们的结合体。

    其头到尾都是相当之宽,看来这拿着这武器的人西好还颇为独特。

    此时,人群中传出了对话:“上次剑风师兄和剑雨师兄在这里比试,打成了平手,不想今日又在这里较量。”

    “剑风师兄的黑玉剑是宗主所赐,威力不可小觑。这这一点伤,剑雨师兄的四方道剑就有点比不上了。”

    “那把稀奇古怪的东西,居然还叫剑?”灵兮心里暗暗想着。

    只见那黑玉剑掠空而起,其上黑雾腾腾,像是一缕缕黑风在剑上萦绕。随后剑风一把专注剑柄,在空中划出一道光圈,那光圈呈竖直放置,圈内涌出滔滔黑气,翻腾不止。

    这人居然是个魔修?

    灵兮他们多多少少有些惊讶,但是其余的弟子却是习以为常,说来着缨国本就是允许魔修与修仙者共存的,这样倒也是常事。

    剑风双眼紧紧盯着那光圈,等到黑气达到一定程度时,他手执黑玉剑,朝向那光圈斩去,只见那喊着浓浓黑气的光圈,眨眼间便抵达剑雨的面前。

    后者依旧淡然自若,在此瞬间,他将四方道剑放在身后,顿时形成了一面光镜。

    “嘭——”黑雾光圈在碰道光盾,刹那间,黑雾倾泻而出,欲将光镜吞噬。

    而那光镜放出一些很强盛的光芒,把黑雾抵挡住。

    相持片刻后,黑雾就像是融入了水滴状,然后消失不见。那光镜闪烁了两下,变成四方道剑原来的模样。

    “承让!”那稍微矮胖的男子拱手道。

    “承让!”另一个男子也是微笑着拱手道。

    一场切磋就这样落下帷幕。

    但是这两名弟子却在望见了白君乾他们一行人,就朝着他们走了过去。

    白君乾刚开始本是打算离开了,但那两人阻止了他们。

    “我们来切磋一番如何?”那叫剑风的弟子望着银说道。

    “什么?!”银稍稍有些愕然,而且不太想要迎战。

    “如何?敢不敢与我来一战,听说你们事今日来的方可。”那剑风语调激昂地说道。

    “我......”

    银的确是有些不情愿,毕竟他从前面那剑风与剑雨的切磋中,便是看出来了剑风的厉害。

    如若真的打起来,他占不到什么便宜,而且要是打不过,那不是丢了脸了?

    “哈哈哈哈,你不愿迎战就算了。”

    那剑风爽朗的笑着,但很明显他的表情中微微带着一点不屑。

    他这样一说便是有人不服气了,众人听见了一声清脆地女声——

    “我来!”

    那人准备代替银应战。

    :。: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站内短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联系邮箱:ccc@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