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交战

作者: 南后主

第四百七十九章 交战

        看着夜耀从容自信,仿佛吃定自己的模样,一缕青气自比比东面具下的脸庞上一闪而过。

        “真的要打?这不太好吧?”夜耀瞥了一眼比比东那微微有些躁动的手指,轻笑一声。

        “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无法跟雪儿交代啊!岳母大人!”

        “说了,不要这样叫我!“比比东眼神一厉,紫黑色的流光自手中一闪而过。

        夜耀淡然自若的上前一步,纯洁的金芒自身后散开。

        “哗啦!“

        一对几近完美的羽翼自夜耀身后展开。

        这是夜耀完全由纯净的光元素,汇聚着自己的神力,参照着千仞雪的翅膀铸造而成。

        每一片羽毛都是如此的生动,仿佛活物一般,随着微风轻轻拂动。

        然而,夜耀废了这些功夫当然不止是造就了一个摆设。

        双翼猛的一展,金色的羽毛宛如雨点一般落下,将夜耀包裹在内。

        “锵!”

        冷厉的紫芒与看似柔软的羽毛碰撞在了一起,发出了金铁交加的声音。

        比比东的手上出现了一把几乎等人高的巨大镰刀,哪怕只是远远看去,都已经能够隐隐感觉到上面缠绕着的不详气息。

        这正是属于罗刹神的武器,也是比比东所继承的神器。

        刚才,比比东正是用这把镰刀发动的斩击。

        很遗憾,这突然的攻击,却意外的被夜耀翅膀的羽毛所抵挡了下来。

        “现在冷静了一点了吗?“夜耀浑不在意刚才的那一记攻击,微笑问道。

        虽然看似淡定从容,一切尽在掌握,可实际上,夜耀心里也满是无奈。

        如果不是因为比比东的身份实在特殊,他真的不好处理,否则,他岂会用这么费力的方式。

        他本就不是个喜欢讲道理多废话的人,能动手就绝不比比。

        换成是别的人,就算是同级神祗,夜耀也早就一剑砍上去了。

        反正也不是打不过。

        打赢了,那么对方要么灰溜溜的滚蛋,要么如果还不知死活,夜耀也不介意弑神。

        然而对于比比东,他还真的不好下手。

        虽然千仞雪一直不认这个母亲,但是,作为枕边……咳咳,作为她的另一半,夜耀清楚,比比东在她心里,还是占据着一块比较特别的位置的。

        虽然他就算杀了比比东,千仞雪也不可能会因此跟她翻脸吧,顶了天就是跪个搓衣板的程度……

        然而,这终归会成为千仞雪心中一个不大不小的心结,会留下一个遗憾。

        除此之外,千道流临走之前也不止一次的希望他能够妥善处理这两母女之间的关系。

        他一剑把人砍了,这处理方式就有点过分了。

        最后,就是比比东还是他家老师的初恋情人。

        而且,想起了当初在武魂城,这两个人跳的那一支舞。

        这明显还是余情未了啊有木有!

        夜耀重重的叹了口气。

        人生不易,夜耀叹气。

        女友的母亲,自己的岳母,老师的初恋,四舍五入半个师娘……

        脑阔疼!

        最好还是能和平解决吧!夜耀心想着。

        第一次,他有点遗憾,为什么他没有前世看到过的某部动漫里,某只喜欢玩狐狸的小黄毛的嘴遁技能。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意义,还是想想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麻烦吧。

        “住手吧。“夜耀认真的看着比比东。

        “停下你的野心,放弃那不切实际的想法。”

        “不切实际?“比比东冷笑一声。

        “不错。”夜耀淡然说道。

        “若你只是单纯的建立一个武魂帝国,那么我无法多说什么,但是,你却不满足于偏安一隅,想要一统大陆,建立一个以魂师为主导,魂力至上的帝国,这一点,我不同意,而且,就算我不阻止,这也是无法长久存在的。”

        在夜耀看来,现在的武魂帝国,本就是一个怪物。

        一个畸形的怪物。

        尽管,他坐拥着大陆最多的魂师,拥有最强的武装力量,然而,这却无法掩盖它畸形的事实。

        魂师虽强,然而,大陆上最多的,却只是没有魂力的普通人。

        管理一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什么?是武力吗?

        不,是智力。

        所以,当今大陆,各个公国、帝国的高层,他们是贵族,然而,他们却并非都拥有着魂力。

        甚至,哪怕拥有魂力,实力却依旧不强。

        为什么?

        因为,若是你要安心治理国家,那么,繁重的事物自然会让你没有修炼的时间,魂师之路就此止步不前。

        可若是你要修练,那么,国家的政务你就必须放下。

        可是,事关国家,又岂能如此轻易放下!

        若是像武魂帝国现在这般,领土尚且不多,那么或许还能勉强兼顾,但是,一旦这领土扩散至整个大陆……

        不止于此,因为武魂帝国内部笃信实力,强者为尊的制度,导致,武魂帝国的高层都是魂力出众的强者。

        这也就意味着……

        他们绝大多数在治理国家一事上,完全就是七窍通了六窍。

        一窍不通!

        超过九成以上的门外汉,你们要他们治理国家,兼具民生?

        是你疯了,还是我疯了?还是说这个世界疯了?

        或许,当代教皇比比东拥有这足够的智慧、精力与远见,能够勉强维持如此帝国的运转。

        但是,她总归有离去的那一天。

        只要这样的制度未曾改变,那么,武魂帝国最本质的问题就无从解决。

        那么,一旦比比东离去的那一天,庞大的武魂帝国就会开始解体、崩坏。

        到时候,大陆将会再次陷入战火之中。

        而且,那时候的战争,恐怕会远比如今的战争更为的持久,也更为庞大和惨烈。

        夜耀不希望看到这一幕。

        所以,他想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然而,在夜耀这番诚恳的陈述利弊之后,比比东却依然不为所动。

        “道不同,不相为谋。”比比东冷然说道。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比比东的心智是何等的坚定,又岂会因夜耀这短短几句话就改变心意。

        “还是不行吗?”夜耀惋惜的说道。

        那就没办法了……

        夜耀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儿,当他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然不复此前的温润和平静。

        锋芒毕露!

        “那么,抱歉了,岳母娘。”夜耀沉声说道。

        “既然光靠说的,无法让你改变主意,那么,我就只能采取点特别的手段了。”

        “比如说……”落下的金色的羽翼在夜耀手上盘旋,然后层层叠叠,随着夜耀伸手一拉,便从中拔出了一把闪耀着的长剑。

        手持着散发着前所未有的光芒的誓约胜利之剑,夜耀说道:

        “先把你打趴下,再说接下来的事!”

        “那就来试试啊!“比比东也是厉喝道。

        在她身上,同样是亮起了十个魂环。

        虽然比不上夜耀,但是却也是让人匪夷所思。

        尽管夜耀的魂环很唬人,但是,没有真正的交过手,比比东又岂会轻易的服输。

        先打过一场再说!

        如果真的打不过,到了那一步,那么,她就只能……

        夜耀抬手,指尖一点一点的抹过誓约胜利之剑的的剑身。

        剑身冰冷、锋锐,但却并非那种钢铁的质感,反而更接近玉石一般。

        前所未有的,他是如此真切的感知着手中圣剑的存在,迷恋它的触感。

        在他抵达神域之后,他的武魂,他的圣剑,也发生了改变。

        不,或者说,蜕变。

        如果说,此前,他的武魂,不过是具有正版誓约胜利之剑一部分本源力量的投影,

        那么,现在他手中的,就是再货真价实不过的真物!

        在神力的浇灌之下,这道投影彻底的独立了出来。

        哪怕暂且还比不上原版的积累,然,这终归是真真正正属于夜耀一个人的圣剑!

        哪怕光明女神未曾交托神器于他,但是,却并非吝啬,而是因为她知道。

        如今,夜耀手中的圣剑,已然是超越了诸多神造兵器的存在。

        哪怕是五大至高神的神器,哪怕是战斗力最强的修罗神手中的修罗圣剑,也未比及的上现在夜耀手中的剑。

        “光神领域!“夜耀威严的声音响彻天际。

        此刻,战场的所有人,耳边隐隐听到了一阵阵此起彼伏,仿佛婴儿们的雀跃之声。

        那是天地间的光元素们在欢呼,在庆贺。

        因为他们的主宰,正在动用他的权能。

        无边的金光迅速的扩散,几乎笼罩了半边的天际,就仿佛金色的幕布一般。

        夜耀的身后,本就是淡金色,栩栩如生的羽翼,此刻更是被渲染成更深的金色,而且,质地更为的坚硬,竟然仿佛金色的水晶精心雕琢而成。

        金色的光点在天地间弥漫、飘散。

        夜耀手中的圣剑就仿佛漩涡的中心一般,将四周的光元素尽数吸附。

        很快,原本的剑身已然被浓郁的金光掩盖。

        夜耀手握着被光元素里里外外包裹了不知道多少层,大了何止一倍的举剑,悍然斩落。

        “罗刹!“黑气自比比东周身荡起。

        不祥的的紫黑之色于比比东的脚底升腾而起,几乎在短短几息的时间内,就化作了一道紫黑色的炎柱,将比比东紧紧包围。

        随即,炎柱在不断扩大、升腾的过程中发生了变化。

        炎柱上下突然分出了四条支流,然后,形状开始发生了改变。

        很快,一个紫黑色,仿佛地狱魔龙的龙炎所化的巨人屹立于天空之上。

        “吼!“巨人对着夜耀发出了惊天的咆哮。

        然而,夜耀不慌不乱,就连眼神都未曾有所波动。

        手中圣剑依然稳定的斩落。

        一剑在手,天下由我!

        似乎完全没有遇到阻碍一般,巨大的光剑深深的斩入了巨人的身体里,淡金色的剑痕几乎将巨人的上半身分成了两半。

        然而,夜耀的眼中却并无半点喜色。

        因为,他感觉自己手中的光剑尽管切入了巨人的体内,但是却如陷泥沼一般,无法再度斩下,甚至无法收回。

        这是……

        很快,巨人身上的光芒涌动,比比东相对于巨人而言太过渺小的身影出现在了巨人的胸口。

        火炎散去,仿佛巨人的胸前突兀的破开了一个小洞一般,比比东轻巧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然后,比比东居高临下,俯视着冷眼看着她的夜耀。

        她轻启唇口。

        “困!”

        自光剑插入的地方,巨人的身体开始了近乎于扭曲的变化。

        身体突然凹陷,突然仿佛烂泥一般,一点一点的缠绕在了光剑之上,还在不断的向上蔓延,似乎想要沿着剑身一路向上,再到夜耀的手臂,再将他整个人吞噬在内。

        夜耀淡然说道:“滚!”

        尽管被紫黑色的淤泥缠绕,但是,光剑的光芒却丝毫未曾被削弱,更别提掩盖。

        这是夜耀始终留有余力的证明。

        而随着夜耀的再度加力,光剑开始不稳定的躁动了起来。

        巨人身上,那原本就闪耀着淡淡金光的剑痕散发出了剧烈的光芒。

        比比东右手微微下压,似乎想要镇压着什么。

        可是,一股刺痛自手上传来。

        她抬起手,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手心。

        手掌上的甲胄已然散去。

        露出来的苍白的玉手上,仿佛被炽热的火焰灼烧过一般,带着深深的焦痕,甚至隐约散发出一丝丝带着腥臭的焦味。

        属性相克,再加上力量上的巨大差异吗?

        比比东在微微思索后,便不再犹豫,一个闪身,就彻底切断了对巨人的神力供应,彻底断开了两者间的联系。

        于是,下一刻,紫黑色的巨人,自身上的剑痕处,散发出了万丈的金光,随即,它的身体就仿佛气球一般膨胀了起来,无数道细小的裂缝裂开,金光透射而出。

        最后,剧烈的爆炸声几乎让下方的两军全部人暂时失去了听觉。

        而天空中突然炸开的金芒和紫黑,也让他们一时间无从辨别发生了什么。

        比比东挥了挥手,手上再度覆上一层甲胄,然后,也并不停滞,再度手举镰刀,冲向夜耀。

        夜耀毫不退让,手举光剑与之对抗。

        金色与紫黑,光明与邪恶,光明神与罗刹神,夜耀与比比东。

        两位新生的神祗之间,战斗仍在继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