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章 告别

作者: 南后主

第四百八十章 告别

        天空中,温暖的金光与怨恨的紫光交错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二者再次分开。

        比比东右脚微微后退半步,稳住了身形,轻咳了两声。

        “好一个光明神!”

        夜耀手握恢复成原样的圣剑,面色平静如初。

        “过奖了,岳母大人。”

        在夜耀所看不到的面具下方,比比东本来有些发白的面容骤然一黑。

        她还是不习惯夜耀对她的称呼。

        感觉对心脏不好……

        这小子怎么会这么没脸没皮!

        雪儿的眼光实在是……

        轻轻的“啧”了一声,暂且不去考虑自己女儿眼光的问题看,比比东会想起刚才稍显短暂的交战。

        本来以为,哪怕夜耀拥有两个百万年魂环,但是,以她双生武魂的底蕴,外加这么多年的丰厚经验,应该也不会差太多才对。

        再不济应该也不会落后太多。

        然而,夜耀的强大更在她的意料之外。

        竟然全程都压着她在打,甚至在她已经用了接近八成力的情况下,夜耀还留有不少的余力。

        多出来的百万年魂环,竟然能够带给他那么大的提高吗?

        比比东对此有些怀疑。

        同为新生的一级神,就算有所差距,应该也不会这么大才对。

        比比东甚至怀疑,以夜耀现在的战斗力,甚至有可能以一敌二。

        太荒谬了!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

        “现在,可以冷静的想想了吗?“尽管看不清比比东的表情,但是,夜耀知道,在经过这一轮的交战,比比东应该多少了解了双方的实力差距。

        这样一来,就有了谈判的可能。

        不然也没办法,他不可能真的杀了比比东。

        说实在话,对于比比东的经历,他的感官也很复杂。

        一开始是纯真的少女,天赋绝伦,地位崇高,甚至还有一生挚爱,堪称人生赢家。

        然而,之后被恩师欺骗,然后嗯嗯叉叉,这就成为了一生的转折点。

        忍痛告别挚爱,委身于那个恶贼,忍辱负重。

        眼睁睁的看着挚爱失魂落魄,一蹶不振,暗自垂泪,却又无能为力。

        之后,还得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进别的女人的怀抱,甚至步入婚姻的殿堂。

        而她,看似活在光明之中,实际上却是每日生活在光明后最纯粹的黑暗中,无法自拔。

        她的人生被毁了。

        所以,她也要毁了这毁了她人生的人,还有这一切!

        对于她如今的所作所为,夜耀无法认可,但是,去也必须得感叹。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别说了,归根结底,就是千寻疾的错!

        这锅,他必须得背!

        要不什么时候把他拉出来鞭尸……

        言归正传,既然因为种种原因,比比东,他不能杀。

        那么只能用别的方法。

        然而,镇压、封印之类的……

        别开玩笑了,很多时候,活捉要远比击杀要复杂。

        想要活捉一位一级神,那恐怕要五大至高神亲自出手才做得到。

        至于夜耀,虽然实力让比比东咂舌不已,但是却还远没有达到那个地步。

        “多说无益。”比比东沉默了一会儿,语气依然冷漠。

        开弓,从来就没有回头箭。

        “啧,固执……”夜耀也是有些头疼。

        当年的事情,外加本就阴邪的罗刹神力,让现在的比比东可以说完全陷入了偏执与疯狂。

        难办,真的难办……

        第一次,夜耀突然有些小后悔,当初没有接受那份修罗神力

        如果现在的他,是修罗神,那么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尽管他哪怕继承了光明神神位,日后的实力也可以继续提高,以他的天赋,未必没有机会将光明神推上至高神的位置。

        但是,那终归需要漫长的时间。

        可是,现在,夜耀需要的是即时的力量。

        “唉。”夜耀长叹口气。

        “那你想怎么样?你应该知道,有我在,无论你想做什么,都是虚妄。”

        对于夜耀这番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的言语,比比东皱了皱眉头。

        然而,夜耀却并未说大话,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的确如此。

        不,或许可以……

        比比东的眸光连闪,心中隐约有了一个想法。

        但是,随即,一抹明显的犹豫和挣扎自眼中闪过。

        算了,再试试吧。

        如果实在不行,再考虑这样……

        打定主意后,比比东挥动着镰刀,紫黑色的气息飞速的向着四周蔓延开来。

        “冥顽不灵。“夜耀摇了摇头。

        也罢,就再配这位好好玩玩吧,就当是适应神力了。

        就在夜耀思索的短暂时间中,比比东的身后,深紫近乎于黑的气息已然仿佛化作实质一般,占据了比比东身后的天空。

        在面对如此强势的光明神夜耀,比比东,第一次全力施展起自己的罗刹神力。

        不止于此!

        随着比比东的一声尖啸,自下方的战场上,在那历经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然染血的大地上,一道道怨灵,战死的亡灵在罗刹神的呼唤下重新醒来。

        “这是什么东西!“下方,大师握着缰绳的手已然用力过多,变得一阵青白。

        他震惊的看着一道道亡魂自大地下升起,然后厉啸着冲向天空。

        融入了比比东身后那庞大的紫黑色气流之中。

        这是罗刹神的权柄,可以奴役亡魂为她战斗。

        在这亡魂们的加入下,本就强到一种地步的气息再度暴涨,近乎于黑色的气息如云海一般翻卷,激荡,散发出了一道道凄惨的哭嚎。

        先是翻卷、随后凝聚,然后塑形,最后是细节赋予。

        最后,一个脚踩大地,头顶天空,手握巨型兵刃,大了不知道多少号的比比东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哟,一言不合就捏人是吗?还是说开高达?法天相地?给我也整一个?”夜耀仔细的打量着比比东的招式,啧啧称奇。

        除了体型不一之外,其他的基本上是完全复刻,完全一模一样。

        而且,夜耀知道,这并非虚有其表的样子货。

        虽然不能说体型和实力成正比,但是,去也的确可以说是一个实打实的大招了。

        上面那浓郁的神力,强悍的神魂之力,无一不说明了一件事……

        比比东要拼命了!

        “唉,何必呢?”夜耀苦恼的叹了口气。

        但是,事到如今,说,对方是肯定听不进去了,那就只能是开打了。

        夜耀轻呼口气,面对着这奋进全力的罗刹神,面色波澜不惊。

        他举起了手中的圣剑,有些缅怀的凝视着那完美的剑身。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吗?

        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六岁的时候,武魂觉醒。

        因为有了你的存在,我才会有了之后的这丰富多彩的生活,人生才不再像原本预期的一般无聊。

        夜耀还记得,原本他以为自己没有魂力的时候,他是想着以后做生意发大财的。

        现在的生活,不比做商人要好的多?

        没有你,我见不到现在的老师。

        没有你,我见不到现在的挚友。

        没有你,我不可能经历如今精彩的人生。

        更不可能见到这一生挚爱。

        一路走来,周围的人似乎总有离别的时候。

        似乎,只有你,从始至终,伴我身边。

        “谢谢你,相伴一路……”夜耀轻声呢喃。

        圣剑通灵,它仿佛明白了些什么,也发出了激昂的剑鸣。

        夜耀微微一笑,随即朗笑出声,豪迈异常。

        今天,就让我们大闹一场吧!

        “十三拘束解除!圆桌决议开始!”

        不知是第多少次,夜耀再次动用了自己手中的圣剑最本质的力量。

        一如既往,十三道金色的虚影自虚空中踏出。

        不过,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的脸庞不再模糊,反而分毫毕现,甚至有着丰富的表情展现。

        兰斯洛特微笑点头,高文恭敬行礼,阿格规文依旧严肃,莫德雷德不屑撇头……

        还有最中间的那道,始终微笑着的身影。

        不止如此,这一次,他们并没有如同往日一般,立刻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

        反而战成了一圈,将夜耀围住在内。

        此刻,比比东的准备已经完成,攻击已然蓄势待发。

        然而,她等来的却并不是夜耀的及时应对,反而是这番有些看不懂的情景。

        “你在搞什么把戏!”如雷鸣般的声音自比比东那凝结成的巨大身体的口中传出。

        在一位神祗,以及下方数十万人的见证之下,夜耀却是不为所动。

        他没有在意比比东的话语,而是有些怔怔地看着周围的人影,似乎有些出神。

        不过,他似乎也意识到现在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在战场上走神,明显不是个好习惯。

        于是,他轻声开口:“从我六岁那年,你们就一直都在吧。”

        没有人开口,哪怕桀骛于莫德雷德,都是有些感慨的看着眼前地少年。

        的确,自夜耀六岁开始,他们就在圣剑之中,看着夜耀地成长。

        夜耀,是在他们地注视下长大的。

        他是新一任的圣剑使,是他们地master,但是,同时,他某种程度上,又算是圆桌们看着长大的孩子。

        如今,孩子长大了。

        这也就意味着……

        “承蒙各位相伴一路,夜耀……“夜耀郑重地对着周围的人影行了一礼。

        “感激不尽!”

        “决定了吗?“居中的那位微笑的男人轻声说道。

        “是的。“夜耀答道。

        他抬起头,眼中尽管有着不舍,但是,更多的,却是坚定与激昂。

        “尽管很不舍得啦,但是呢……“夜耀的双眼中仿佛闪烁着光芒。

        “现在,这个,只是我的圣剑!不是你们的!”

        “所以……”

        “这一次,我要独裁!”

        在夜耀成神之后,他手中的这把圣剑已然是脱离了原版圣剑的单独的存在。

        所以,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彻底的宣告主权。

        愕然,仿佛死寂一般的沉默。

        随即,一阵阵爽朗的大笑声自这些异界的高贵骑士们口中响起。

        那位异界的骑士王也是莞尔一笑。

        先后两位圣剑使对视一眼,一切已在不言之中。

        “你说的没错,这是你的圣剑。“他如是说道。

        “我们的确是时候该离开了……“

        “但是,现在,在离开前,我还有些话要提醒你。”

        不是告诫,不是警告,只是作为一位友人,一位前辈,前一位圣剑使的善意的提醒。

        “我等设置约束的理由你应该清楚,所以……慎用它的力量。”

        “我明白。“夜耀点了点头。

        “那么,告辞?”骑士王笑道。

        “再见。”夜耀微笑点头。

        再见,再也不见?亦或是,再次相见?

        于是,伴随着一阵阵的笑声,和临别的赠言,这些骑士们的身形缓缓消散。

        早在夜耀成神,圣剑完成蜕变,彻底成为夜耀的私有物之后,他们就不应该存在了。

        或许,日后夜耀也会对圣剑加以拘束。

        然而,那时候的拘束,已然不可能是他们了。

        他们,该回归属于他们的世界了。

        异界,虚无的“座”上,一群沉睡着的骑士们面容更加的舒缓。

        他们的脸上,不约而同的带着一丝满足的笑容。

        仿佛做了一个美梦。

        于是,夜耀在郑重地送别了友人们之后,看着面前的敌人。

        他高举起手中的圣剑。

        “ex-”

        没有了任何约束,完全展现出星之圣剑最原始,也是最强状态的圣剑,绽放出了最耀眼的光芒。

        “cailibur!”

        光柱奔涌而出,仿佛破了黑夜的那第一缕阳光。

        “这是......”比比东脸色大变。

        身后的庞大身躯挥舞起了手中的镰刀。

        深紫的镰刀仿佛能够斩开天地,切割空间,又仿佛是亡者们的不甘,希冀着拉着更多的人通往地狱。

        空间破碎,一道道紫芒于虚空中经久不息。

        初略看过去,比比东身前以及周边的紫色细线,在短短的一瞬间,一击多了上千道。

        而且,还在不断增多!

        这是罗刹神的巅峰一击。

        然而,比比东的面色却是丝毫不见好转,还在不断的凝聚着神力,进一步的提高自己这一击的强度。

        “没用的!此剑乃是守护星球的星之圣剑,此剑本身即为‘人理’,尔等邪魅之力,怎能在我的面前放肆!”夜耀威严的声音响彻天际。

        随即,金色的洪流冲击而上。

        将比比东布下的所有的防线——

        悍然穿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