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

作者: 南后主

第四百八十三章 大结局

        携带着爆涌而出,仿佛熔岩地狱爆发一般的太阳之火。

        此刻,天使之神满腔怒火。

        “停下!”比比东身体连续闪烁到空中,在拉远与千仞雪之间距离的同时,急忙的开口劝阻。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然超过了她的预期。

        她没有想到,夜耀竟然会如此果决的自己废掉了千辛万苦(?)得来的神位,这是变故的最开端。

        如果单只是这样倒也罢了,比比东虽然震惊、不解、恨铁不成钢,惋惜,但是却也没有太多别的想法。

        毕竟,不是只有成神才能够永生。

        千仞雪也成就了神位,而且同为一级神的她,是有权力带着一定数量的亲人或好友飞升神界的。

        所以,只要千仞雪没事,那么夜耀一样能够和她飞升神界。

        区别可能就在于个人的实力了……

        然而,意外接二连三的出现了。

        在夜耀已然废了的当下,千仞雪竟然会不珍惜自己仅存的和爱人永生的机会,因为仇恨,因为怒火,为了复仇,自爆了自己的神位。

        以此为凭借,冲破了封印。

        疯了!真的疯了!

        这丫头难道不知道,这样做,哪怕她最后真的死了,可是他们两个,最终也只能在这斗罗大陆像个凡人一样死去吗?

        她根本就没有想做到这个地步啊!

        好在,一切并非无法挽回。

        “快停下!”比比东继续劝道。

        她的眼力很好,她看出来了,现在,千仞雪的神位已经在不断的碎裂之中。

        但是,和刚才的夜耀不一样。

        夜耀自碎神位,更多的,是自己废除了自己的力量,主动散去力量,所以,仿佛大坝决堤,一泻千里。

        但是千仞雪不一样,她自碎神位,是为了借助那股爆发性的力量,最大程度的提升自己。

        但是,刚刚晋升成神的她,甚至连自己本身的力量都还未曾适应,更逞论这又一次提升的力量呢。

        所以,她的力量,并非一次性的爆发出来,因为她的身体无法承受。

        换句话来说……

        她的神位,是在慢慢破碎的。

        “现在马上停手,或许你还能保住神位!”

        现在神位尽管在破碎,但是,如果抢救及时,在她的帮助下,至少有着五成的把握能够保住神位不堕。

        尽管很有可能造成神位的残缺、力量无法圆满,无法再进一步,但是,现在却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一旦放任千仞雪再这样爆发下去。

        一旦神位破碎超过四成,那么一切都将无法挽回。

        “死!死!给我去死!“千仞雪的双眼燃烧着赤金色的烈焰,手中的天使圣剑已然散发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芒。

        她已经听不进去任何的话语。

        “见鬼!”比比东气急,她有心想要阻拦,但是,这根本不可能。

        论及本身实力,她也不过是要比千仞雪强上些许,生死相搏,哪怕她最后能赢,恐怕也不会很轻松。

        但是,那是全盛时期。

        可现在她身受重伤,被夜耀打伤的身体还未恢复,实力不足全盛的十之三四,而千仞雪却是自碎神位,爆发出了百分之一百五的实力。

        现在的她,如果真的打起来,恐怕很快就会死在千仞雪的手上吧。

        无奈之下,比比东只能勉力四处闪躲,一边试图用言语让千仞雪停手。

        “夜耀已经废了,如果你现在也废了,那么你当真想和他就在这斗罗大陆度过仅仅百年的时光?”

        相比于成神所拥有的漫长岁月,凡人的“百年”的确是短暂。

        听到夜耀的名字,千仞雪的眼神清明了一瞬。

        然而,仅仅只是瞬间,炽焰再度涌上。

        无尽的自责、悲愤与怨念再度涌上心头。

        先是因为亲生母亲表达出对于自己的冷漠和无情而悲伤,随即便是自己被当成了限制自己爱人的人质而愤怒和自责,随即,便是亲眼看见爱人因为自己而失去了神位的暴怒和无尽的哀伤。

        仿佛深渊般的负面情绪已经将这位在神界有着审判权柄的天使之神给吞噬。

        此刻的她,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

        将眼前的女人,这个敌人,不惜一切代价的,彻彻底底的斩杀!

        连一丝灵魂,一点残渣都不留的让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死!”天使圣剑携带着神圣的太阳之火,奋力斩下。

        比比东闪避不及,无奈之下,只能双手挥动手中的镰刀,上撩。

        紫黑色与赤金色的余波在天空中骤然扩散。

        在僵持了不知多少微秒之后,赤金色暴涨。

        然后,一道身影从天空坠落,被深深的砸入了大地之中。

        “死!你该死!”千仞雪吐出一口灼热的气息,身后已然化作火焰的六翼微震,然后,俯冲而下。

        随着神位的进一步破碎,千仞雪的力量又一次的开始了增长。

        “我滴个天啊!雪儿,你倒是好好听我说话啊!”一道欲哭无泪的声音在战场上响起,但是交战的双方却是没有闲情逸致去倾听了。

        夜耀站在地上,看着那仿佛太阳从天空坠落,恶魔从地狱里腾飞的场景,不由一阵无言。

        “这……”

        在他的身边,一向神圣霸道的太阳之火将他紧紧环绕,但是,他却未曾感觉到丝毫的痛楚或是灼热。

        反而感觉到由衷的温暖。

        他明白,雪儿的火焰,是不会伤害他的。

        哪怕在几近失去理智的现在,千仞雪依旧本能的分出了很大一部分太阳之火保护着夜耀。

        生怕自己的爱人在一次的受到伤害。

        但是……

        “快点……再快点……”夜耀嘴里面焦急的念叨道。

        还差一点,马上就好,马上……

        很快,随着比比东又一次被千仞雪从天空斩落,撞入了一座高山的深处之后,夜耀终于眼睛一亮。

        ‘好了!”

        比比东从深坑中爬出,身上本就不甚完好的甲胄更去了十之七八。

        面上的面具也早以在前一次的对拼中彻底碎裂,暴露出了那张青白色,不复往昔绝美,反而略显狰狞的面容。

        她双手支撑着镰刀,哪怕已然是神躯,却也忍不住的在颤抖。

        还是太勉强了!对抗这样的千仞雪……

        低下头,几口焦黑色的鲜血吐在了地上,比比东的脸色更显煞白。

        本就重伤的她,现在更是雪上加霜。

        她的实力已然衰弱到了谷底。

        但是,千仞雪的力量却还在提升。

        找这样的趋势,她恐怕挡不下下一击了……

        “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吗?“比比东苦笑道。

        斗罗大陆,万载以来,再一次出现神祗。

        而且一连三位!

        然而,辉煌竟是如此短暂,甚至连更多的传说都未来得及留下,就纷纷在此坠落。

        她会死在千仞雪的手上,而千仞雪过后也会因为神位破碎,而就此被废,还有之前自费神位的夜耀。

        呵呵,神祗……

        没想到,竟然也是如此的脆弱……

        可惜了,我的愿望还是没能实现,明明就差最后一步了……

        小刚……

        她勉强扬起脑袋,看到的,是从天上陨落的太阳。

        “最后一击了吗?“比比东呢喃道。

        死在自己的亲生女儿手上吗?

        这个结局……

        “我都说了,住手了。“无奈且痛惜的轻语突兀响起。

        “真是够乱来的,真当神位是大白菜吗?这么随意就扔了?还有,对身体的创伤……“男人似乎有些絮叨的埋怨起来。

        声音异常熟悉。

        “夜耀?“比比东在临死之前,愕然的说道。

        那小子不是已经废了吗?事到如今,他又能做什么,以他凡人的身躯……

        金色的身影仿佛瞬移一般,眨眼间就来到了陨落的太阳面前。

        “乖,停下。”这到身影竖起了手掌。

        同时,金色的剑鞘于身体中浮现而出,挡在了身前。

        然后,这道哪怕是比比东在全盛时期,也需要全力才有可能挡下的一击,就被这把金色的剑鞘,如此轻描淡写的给挡住了。

        没有任何的余波,没有任何的涟漪,就仿佛太阳东升西落一般自然。

        光芒消散,露出了依旧燃烧着太阳之火的千仞雪。

        比比东一眼就看出,此刻,千仞雪的神位破碎已然超过六成。

        一切都晚了。

        不过……

        “你不是已经废了吗?我亲眼看见你碎了光明神位!”比比东匪夷所思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但是……

        “你为什么还留有如此力量!”

        在她面前的,是身穿金色甲胄的夜耀。

        不复刚才的颓然,就和此前和比比东对决一般的意气风发。

        浓郁的光明神力,身上的神装……

        这些分明应该已经……

        “难道……“比比东骤然扭头。

        她看向的,是原先“夜耀”所站的位置。

        在那里,只有魂斗罗的气息,被太阳之火包围住的夜耀,有些尴尬的对她挥了挥手。

        然后……

        “消散了。”比比东难以置信的低语。

        “刚才和你战斗,然后自碎神位的……根本就不是我本人啦!”比比东身前,夜耀轻笑道。

        “那不过是我的分身罢了。”

        “不可能!”比比东断然说道。

        分身?开什么玩笑!

        神位的波动,光明的气息,强大到击败他的实力……

        你告诉我,那是分身?

        至高神也做不到这种事吧!

        “具体情况待会再说,现在……”夜耀叹息一声,看向眼前怔怔的看着他的千仞雪。

        “夜……耀?”千仞雪呢喃自语。

        “是我,傻瓜。”夜耀无奈的说道。

        虽然有些责怪千仞雪的莽撞,很想教训两句,但是,看到千仞雪现在的这模样,还有这件事其实自己也有一部分的责任,所以……

        “我先把你神位的问题处理一下吧。“夜耀摇了摇头。

        “没用的。“比比东从震惊中恢复过来。

        “现在,哪怕是两大神王出手,也已经无法挽回了。”

        “两大神王不行,不代表我不行。“夜耀轻哼一声。

        不再言语,夜耀挥了挥手,将身前的阿瓦隆轻轻的推入了千仞雪的体内。

        在夜耀散发着淡金色光芒的双眼中,他清晰的看到,一道赤金色的,被阿瓦隆所包围的破碎冠冕。

        “好了,神位是保住了,但是呢,后果就是,之后至少百年,你不能再动用神力,而且,不能离开我的身边,否则阿瓦隆……”没等夜耀说完,眼前的人儿就已经扑入了他的怀中。

        夜耀的话语戛然而止。

        他抚了抚怀中爱人颤抖着的后背,轻叹一声:“败给你了。”

        随即,他转过头,看向比比东。

        “的确,哪怕是至高神,寻常的分身也不可能做到如此轻易的击败一级神的地步,但是,如果说……这个分身不一般呢?”夜耀诡异的笑道。

        打从一开始,奔赴战场,救助剑斗罗,乃至战胜比比东的,就只是分身而已。

        那是因为,在来之前,他就因为一种若有若无的预感,用了自己超过八成的光明神力,凝聚出了这么一个分身。

        然后,真身躲在了阿瓦隆中恢复力量。

        这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原本魂技的效果,这同时也是夜耀的第九魂环,第一个百万年魂环的效果。

        也正是因此,才得以瞒天过海,让比比东信以为真。

        之后,他看似自碎了神位,其实不过是散去了那八成的光明神力。

        他躲在阿瓦隆里,不断地恢复着力量,就等着比比东远离裂谷之后,等到他力量恢复到一定的程度,就将比比东拿下。

        可是,千仞雪发生的这变化,却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

        然而,刚刚恢复了不足四成力量的他,也拦不住现在的千仞雪,所以,他并未能第一时间出现。

        之后,他本来打算出来的时候,又被一个白毛的老混蛋给拦了一下……

        “啧,虽然很想揍他一顿,不过,这一次,还真的得感谢一下这老混蛋。”夜耀心中暗自不爽了一下。

        他不着痕迹的低下了视线,看到了自己手背上一闪而过的血芒。

        他看向比比东,淡淡地说道:“现在,我们就来讨论一下,怎么处置你吧。”

        比比东也知道,自己再也无力回天,于是,有些疲惫的说道:“无非就是死亡,你动手就是。”

        “刚才是这样没错,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夜耀说道。

        从刚才比比东的表现,他看出来了,比比东并未像她说的那般不在意千仞雪。

        否则,不可能露出那种由衷的关心。

        恐怕,就算夜耀之前真的动手,她最终也不舍得带着千仞雪一起走的。

        哪怕心里面对这个女儿的观感再如何复杂,但终究,她还是认这个女儿的。

        所以,鉴于此,夜耀决定换个方法。

        “我会封印你的力量,五十年。”

        “不可能的。”比比东摇了摇头。

        “同为一级神,短时间封印还有可能,但是长时间……”

        “是啊,仅凭我的光明神力的确做不到,但是……”

        原本温暖的气息突然一变。

        血腥、杀戮……

        比比东抬起头,看到的,是一道血红色的身影。

        “修罗神!“比比东脱口惊呼。

        “错了,只有修罗神力罢了。”夜耀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冷然。

        金色的神装变得血红,细节上不复此前的细腻,反而略显粗犷,似乎也更宽大了一些。

        一双眼眸尽是血色,面色冷漠。

        然而这不过是神力的变化带来的气质变化罢了,至于别的……

        “别人是白呆毛,黑无毛,可是,为什么到了我这,变成了白无毛,黑呆毛了?”

        夜耀有些惆怅的摸着自己头顶突然冒出的那一根呆毛,自言自语。

        一阵莫名的感慨后,他握着手中一样变得漆黑的圣剑,对着比比东露出了微笑。

        “现在,我做的到了。”

        然后,已然反转的圣剑插入了比比东的心口,末柄而入。

        无数细小的血线自比比东的心口处开始了蔓延,然后,比比东的意识陷入了黑暗。

        “搞定,收工。”夜耀随手拔出了反转的圣剑,全身的修罗魂力也开始不断的消散。

        “可惜了,只是一次性的。”夜耀有些惋惜。

        他终于明白,之前那消失在他体内的修罗神力去哪了。

        原来是被阿瓦隆里的某只半梦魔给拿去当球玩了。

        刚才离开之际,那家伙把这东西还给了夜耀。

        随着修罗神力入体,已然成就光明神位的夜耀自然无法开启神位传承。

        于是,本应立刻消散。

        但是,夜耀硬是凭借着圣剑反转的可能,强行将这部分修罗神力截胡,成功变成了一张ssr……

        可惜了,如果以后还想变成这种形态,就真的只能去找修罗神商量,能不能兼任他的神位了。

        有着阿瓦隆作为媒介的他,是有着成就双神位的可能的。

        但是,他放任修罗神力消散,本身其实也是表达了自己的意思。

        光明神位挺好的,我还没有想兼职的意思。

        “好了,终于,尘埃落定。”夜耀怀抱着爱人,闭上了双眼。

        一切都结束了。

        三天后……

        “比比东……那个女人,你真的不杀她?”千仞雪站在一处山巅,问着身边的爱人。

        “嗯,不杀了。”夜耀随口说道。

        千仞雪皱了皱眉,欲言又止。

        夜耀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比比东,到底是个可怜人。

        尽管因为偏激而沦落到这个地步,然而终究未曾完全丧失曾经的那一份美好。

        所以,仍然有着救赎的可能。

        “今后的事,就看她的造化吧。“夜耀上前一步,看着脚下的山谷。

        山谷中,多出了一件小屋。

        里面,有着两个身穿布衣的女子。

        一个年级较轻,哪怕衣着朴素,却也掩饰不住她那动人的妩媚。

        一个年级稍大,成熟风韵,绝美的容颜不似人间之人,然而,此刻却不见了曾经的威严亦或是怨恨,反而尽显平和。

        “五十年后,如果你能够真的放下一切,那么,无论你是想飞升亦或是别的什么,我都不拦你……“夜耀默念。

        但是,如果五十年的平静生活,依旧无法让她心中的伤痕磨灭的话……

        不过,看到她对待胡列娜的那温柔的笑容,他笑了一下。

        似乎不太可能。

        “虽然好像有些对不起师娘,但是,五十年后,到时候说不定老师和她还能够再续前缘?”

        夜耀莞尔一笑。

        “好了,我们也走吧,今后至少百年,你可是根本不能离开我身边了。“夜耀拉住了身边人的小手。

        哪怕是阿瓦隆,想要将破碎不堪的神位修复,也要至少百年的时间。

        在这期间,千仞雪除了不会衰老以外,几乎就和平常女子一般,根本离不开夜耀,他也不放心她离开。

        不过,好像他们两人本就不会离开彼此。

        “去哪?距离婚礼还有一段时间。”千仞雪温婉的笑道。

        一切终了,他们的年纪对于凡人而言也不算小了,所以,他们已经定好了婚期。

        呵呵,两位神祗的婚礼,有史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不如……去看花吧?”

        “花?什么花?”

        “不如……”

        “海棠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