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二章 选择

作者: 南后主

第四百八十二章 选择

        夜耀看着眼前尽管虚弱,但是占据着主导地位的比比东,面色难看。

        tmd!tmd!这女人就是一个疯子!

        夜耀面色阴晴不定。

        说实在话,他从未想象过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虎毒不食子,这句话不只是说说而已。

        在他眼中,比比东虽然因为当年之事不待见千仞雪,陷入了疯狂偏执之中,然而,从她对大师的态度来看,她的人性应该还没有泯灭。

        所以,无论怎么样,她应该都做不出拿亲生女儿的性命做威胁的事情出来啊!

        “怎么?现在不叫丈母娘了吗?”比比东眼看自己抓住了夜耀的死穴,还有闲情戏谑的的嘲笑。

        这等姿态,着实令人不快……

        夜耀的眼睛眯了眯,背在身后的左手手指微微动了动。

        “不要动。”比比东出声道。

        就在夜耀暗中凝聚力量之际,比比东已然敏锐的发现了夜耀的小动作。

        她看着夜耀,尽管面带戏谑,但是眼中却是一片阴冷和漠然。

        “相信我,你的剑,快不过我的念头。”

        一念之间,就足以让她完全引爆此处残留的所有罗刹神力,还有自己的神位、神念。

        哪怕夜耀能够在这一瞬间破开封印,但是也绝对来不及救下里面的千仞雪。

        夜耀背后的左手僵了僵,手掌不断握紧,又不断的放松……

        最终,夜耀死死的咬着牙,再不复此前的从容。

        他强压怒火向比比东问道:“你到底想要什么!”

        尽管对于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哪怕比比东这样说了,但是,他也自认为有着六成左右的把握能够保住千仞雪。

        但是……

        正如此前千仞雪明知有着超过九成的可能有诈,却依然选择到此一样。

        夜耀不敢赌。

        比比东说对了。

        哪怕是神,也不是没有弱点的。

        武魂的高度契合,二者远超同辈的紧密,让他们无论是在情感、战力,还是各方面上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增幅。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凭空多出了一个弱点。

        彼此,就是他们最大的弱点。

        唯有他(她),绝对不容有失。

        “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没错。”夜耀嘲讽道。

        他看着比比东,带着无尽的怒火与失望。

        他竟然看错了人!

        这个女人……

        根本不值得拯救!

        哪怕好脾气如夜耀,此刻对于这位关系复杂的女人,也是充满了杀意。

        只因龙有逆鳞,触之即死。

        好在,事情还没有到最糟糕的一步。

        如果比比东真的丧失理智,要找一个人陪葬,那么夜耀哪怕不愿,也不得不赌一把。

        然而,既然她这样开口了,那么就意味着,一切都还有得商量。

        那么,就意味着还有操作的余地。

        比比东想要什么,他很清楚,他也绝对不允许。

        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都必须先把她稳住,然后再……

        “你知道我要什么,所以我也不多说什么了。”比比东疲惫的说道。

        “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对你也没有任何损害……”

        “现在,立刻飞升神界!”

        “什么?”夜耀瞪大了眼睛,脸上隐隐有些愕然,但是随即却又释然。

        他猜到,比比东想要的,肯定是让他不再参与到她要做的事情当中。

        但是,他没有想到,比比东提出的要求,竟然是让他立刻飞升。

        不过想想也是。

        如果只是单纯的口头承诺,以比比东的性格,恐怕很难相信。

        而飞升神界,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成神之后,新生的神祗可以在人间逗留两百年。

        这是神界委员会的仁慈,以及所规定的最后的期限。

        让神祗最后享受一下人间的花花世界,因为,接下来,他们将面临的,就会是万年如一日的枯燥生活。

        在神界,履行自己的职责,就和自己的前任一般,直到有着下一个人来继承自己的位置。

        一旦飞升神界,那么,就不得再次回返那个。

        这是铁则!

        哪怕是一级神,也绝对不能违反,否则,也会被神界执法者捉回审判。

        所以,比比东这是要彻底根绝夜耀碍事的可能。

        “不行!”夜耀断然说道。

        先不提,如果他走了,比比东会不会遵守承诺,就说他的师长、朋友什么的都还在大陆,他也不可能这么早的离开。

        “换一个条件!”夜耀沉声说道。

        “你没得选择。”比比东也是斩钉截铁的回答,毫无半点妥协的可能。

        “我可以自封神力。”

        “这种话,你自己相信吗?”

        “封印可以由你来设。“夜耀的眸光闪了闪。

        比比东的眼神微动,看了夜耀一眼,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否决。

        然而,在迟疑了一瞬之后,她依然摇了摇头。

        “我没有封印一位实力更甚于我的对手的自信,哪怕你任由我封印也是如此。”

        再说了,哪怕真的封印住了,以夜耀的实力,难保没有办法强行破除封印。

        不稳妥!

        “大家以后都是同僚……“夜耀开始打起了感情牌。

        “但至少现在,我们还是敌人。“比比东嗤笑道。

        “更别说,哪怕在神界,同为一级神,罗刹神也不可能和光明神和天使之神的关系好到哪去。”

        “没得商量?”

        “没得商量!”

        一问一答之后,夜耀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之中。

        比比东捂着嘴,轻咳一声,吐出了一口带着金色光晕的鲜血,面色好看了一些。

        她终于将夜耀的光明神力全部排出体外了。

        她也没有催促夜耀,而是看了一眼封印内,有些恍惚,仿佛受到了极大打击,眼神凶狠的千仞雪。

        一丝淡淡的歉意在眼中划过,随即,重归冷硬。

        “怎么样?告诉我,你的决定。”比比东沉声问道。

        可是夜耀仍然沉默无言。

        比比东看着夜耀迟疑的样子,不由再度冷笑道:“哦,对了,你其实还有一种选择。”

        “你可以不用飞升神界……”

        “自碎神位,也是一个选择。“

        闻言,夜耀的瞳孔微微一缩。

        而在比比东的身后,封印之中,本就熊熊燃烧的太阳之火竟然再度暴涨,竟然隐隐有着要冲破封印的趋势。

        火蛇缭绕之间,绝美的天使之神陷入了暴怒之中。

        “你怎么敢……”千仞雪的声音甚至有些变形。

        这个女人……

        想要保证夜耀无法插手,那么,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飞升神界,无法插手下界事物。

        第二种……

        那就是自碎神位,跌落位阶,重归凡人。

        这样一来,哪怕他在,也根本没有力量插手这一切。

        当然,这样做的代价就是,他将终生止步魂斗罗,不仅无望神位,甚至连封号斗罗的实力都无法达到。

        相信,只要是个脑子正常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

        比比东也不指望夜耀选这种方式,她这样说,也只是为了报复夜耀此前那副“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罢了。

        不过是提早飞升罢了,成神之后,本就应该和凡尘断绝联系,反正千仞雪破除封印后也随时可以飞升。

        挚爱在身边,只是没有了朋友师长的陪伴罢了,这是可以接受的……

        许久,夜耀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夜耀深深的看了比比东一眼,然后,他叹息了一声。

        比比东满意的点了点头,看样子,夜耀是要准备飞升了,这样一来,她的前方就再也没有阻碍了。

        等到千仞雪破封而出,两天的时间,就已经足以完成她的计划。

        大局已定,再也无法改变。

        到时候,她也不用和暴怒的千仞雪战斗。

        实在不行,她也选择飞升,到了神界,千仞雪想找她麻烦,也得掂量掂量神界的规矩。

        如果不想飞升,大不了她躲着千仞雪。

        夜耀飞升,大陆局势无法改变,而对手又一心逃窜,无法短时间击败。

        这种情况下,千仞雪念及夜耀,多半也会选择尽快来到爱人身边。

        这样一来……

        赢的人还是我!

        比比东这样想着,但是却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一直到看到夜耀飞升之前,她都绝对不会放松。

        阴沟里翻船的事,绝对不会出现在她的身上。

        然而,夜耀下一刻所做的事,就让她心神大震。

        夜耀的头顶,在原本的神装的冠冕之上,又多了一道完全有如光元素凝聚而成的金色水晶冠冕。

        比比东认得,这是光明神位的象征。

        再然后,夜耀的眼神中多了一份决然。

        于是,一道几乎响彻了整个大陆,贯入灵魂的哀鸣声响起,传入了所有人的心中。

        再然后,金色的冠冕发出了清脆的破碎声。

        “咔擦!”

        象征着神位的冠冕,破碎了。

        于此同时,破碎的还有夜耀身上刚凝聚不久的神装。

        冠冕、臂铠、胸铠、战裙、腿铠……

        一件件神装陆续破碎,夜耀的脸色也是愈发的苍白。

        直至最后的神装化作金色细屑随风飘散后,夜耀的脸色已然苍白的不似活人。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的两秒的时间。

        当比比东从震惊中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夜耀身上的变化已然结束。

        “你……你竟然……”比比东伸出手指,不敢置信的看着夜耀。

        此刻,夜耀身上,原本耀眼的十个魂环,竟然只剩下了八个。

        八个暗淡无光的魂环上下律动,而那至关重要,甚至代表着自己神域的实力的第九、第十,两个百万年魂环,已然不见。

        “你自碎了神位!”比比东的声音充满了匪夷所思,以及一丝连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痛惜。

        这个蠢货!竟然在明明有着更好的选择的情况下,选择了那条最为愚蠢的道路!

        她给的条件很为难吗?

        不过是提前飞升而已啊!

        惊世之姿,神域的实力,永生的寿命……

        这小子……

        “我想了想,让我就这样放弃一切离开,于心有愧……”夜耀用手紧紧的撑着手中的剑柄,保持着自己不至于跌倒。

        他无力的笑了笑:“至少……这样做,也代表我尽力了。”

        “愚蠢!“比比东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她,真的没有想过做到这一步……

        “好了,你走吧。“夜耀疲惫的说道。

        “我已经无力阻拦你了,就让我在这里,陪着雪儿吧……”

        比比东复杂的看着他,最后,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事已至此……

        于是,比比东迈动了自己的脚步。

        尽管伤势有些重,但是,没有了夜耀的阻碍,眼下,无论她想做什么,都没人能拦得住了。

        她要抓紧时间。

        否则,等到千仞雪出来,那真的要不死不休了。

        她没有怀疑夜耀。

        因为,在她的感知中,夜耀身上的光明神力的确已经在溃散。

        神位破碎,确凿无疑。

        不存在耍诈的可能。

        而也就在她迈步,走过夜耀身边,甚至快要走出裂谷之时,夜耀那低下去,仿佛随时都有可能闭上的双眼微微一亮。

        “等等,再等等……”夜耀无声的呢喃道。

        “让她再多走几步,让她再远离一点……”

        然而,就在比比东即将跨出裂谷之际,她骤然停下了脚步。

        她骇然回头。

        于此同时,夜耀也是猛的抬头。

        他有些急促的惊呼:“雪儿,不要……”

        在他的身前不远处,原本还算稳定的封印突然急剧动荡了起来。

        一丝一缕赤金色的光芒隐隐从中泄露而出。

        原本需要千仞雪全力攻击三天的封印,为什么突然就要濒临告破。

        这种时候,哪怕是个门外汉恐怕也知道,能够取得如此效果,千仞雪必定是付出了什么代价。

        重大的代价。

        而在夜耀和比比东的眼中,他们明白,能够在瞬间使得神力暴动到如此地步的,只有那一种可能。

        “住手!“比比东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焦急的表情。

        她再一次感觉到事情超出了她的掌握。

        自碎神位!

        千仞雪做的,就和刚才夜耀做的一模一样!

        不过,和夜耀主动散去一身神力不同,她是强行爆炸神位,借助那恐怖的力量,让自己的实力暴涨。

        一位一级神自爆神位,短时间的战斗力,甚至能够比肩至高神。

        “疯了疯了!都疯了!“比比东不停的咒骂道。

        一个两个的……

        自碎神位就那么好玩吗!

        此刻的她,全然没有想到,之前她是怎么威胁夜耀的。

        哪怕夜耀出声制止,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象征着天使之神暴怒的太阳之火已然破除了罗刹神的封印,爆涌而出,似乎要将世间的一切焚烧殆尽。

        凄厉的怒吼声响彻云霄。

        “比比东!你该死!”

        ”等一下,雪儿,我......”夜耀的话还未说完,然而,此刻陷入到极致的自责和愤怒中的天使之神,已然无法再听进任何的话语了。

        神圣的太阳之火中,被渲染成赤金之色的千仞雪,携着决绝暴戾,仿佛化作了一轮赤日,冲向了惊慌的罗刹神。

        太阳天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