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百八十一章 惊变

作者: 南后主

第四百八十一章 惊变

        光柱仿佛实质的晶簇一般,带着纯净无暇的光芒,无可阻挡的贯穿了前方的一切。

        巨人比比东被拦腰击穿,后方不断有着冤魂哀嚎的厚实云层也被层层穿透。

        天,裂开了!

        带着灼热的尾焰,光芒将前方的一切吞噬,黑暗被破除,湛蓝的天空再次出现在天空。

        “呼……”夜耀轻呼出口带着星芒的气息,气息微微波动。

        显然,在释放出如此一击后,饶是以他的实力也不甚轻松。

        “不过,还好,这下事情应该要结束了。”夜耀如释重负。

        在这一击下,比比东应该已经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这样一来,之后的事就好办了。

        实际上,如果不是他最后有所留力,比比东这位新生的罗刹神当场战死都是有着不小可能的。

        比比东巨大的身体正在崩碎,紫黑色的神力在残留的光元素的一次次的洗涤中,竟然不断的在变淡,最后,甚至化作了一片虚无。

        然而,直到巨人的身体虚无了大半,夜耀却依然没有发现比比东的身影。

        “怎么回事?”夜耀低声呢喃,似是有些不解。

        人呢?比比东去哪了?

        死了?不可能,他分明有留手,刚才那一剑,重创比比东没有问题,但是,要真正击杀一位神祗,还差了不少。

        躲起来了?但是竟然感觉不到气息的存在……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形式一片大好,夜耀的心中却隐隐有着不安浮现。

        突然,夜耀面色一变,双眸紧闭,神念毫不限制的扩散而出。

        十里、百里、千里……

        一直扩散到三千六百里左右的距离,夜耀终于发现了他想要找的人。

        在远处地山峦之间,一道气息起伏不定,身上力量波动不已地身影正在急速地向着更远处飞行。

        竟然逃了?夜耀愕然抬头。

        这是他所没想到的。

        逃?这是最愚蠢的做法。

        从他所感知到的比比东地气息来看,比比东确实是被重创了无疑。

        尽管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趁着夜耀不注意,在短时间内转移出那么远的距离。

        但是,这没有意义。

        如此伤势,哪怕她是一级神,也需要尽快觅地恢复,否则,身上依然留存着的,与自己罗刹神力几乎是正反两极的光明神力,会进一步的重创她。

        本来两人的速度就不会相差太多,一人重伤,一人不过略有损耗。

        虽然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但是,这样的方法肯定有所限制,不可能经常动用。

        如果死战不退,或者还有可能搏一把同归于尽,但是,跑,那只可能是慢性死亡。

        跑到最后,结果只会是夜耀趁机恢复力量,而自己被伤势所拖累,失去了最后一搏的实力。

        这是但凡是个久经战场之人,都应该明白的道理。

        比比东没有理由不知道。

        除非……

        夜耀悚然一惊。

        “她有着不得不去的理由,亦或者说是……”

        反败为胜的契机?

        会有这种东西的存在吗?

        至少夜耀暂时想不到。

        然而,心中不安,以及理智的判断,都让夜耀无法坐视比比东的逃窜。

        至少也要控制住她才行……

        于是,夜耀低下头,嘴唇微微蠕动,仿佛在和什么人说了些什么话一般。

        随即,他便化作了一道流光,转眼间就消失在天际。

        下方,被神力的光辉刺激了双眼,哪怕是强如封号斗罗的强者,也鲜少有知道天空中这万年难得一遇的双神之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恢复了视觉之后,他们看到的,就是天空中只剩下了那位后来的神祗,而此前武魂帝国一方的神祗消失不见。

        然后,这一位也化作流星离去。

        “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不止一个人,心中有了这样的疑问。

        “是夜耀?他赢了?”天斗阵营这边,宁风致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迟疑的问道。

        弗兰德、柳二龙、在场其余几个认识夜耀的人面面相觑,最终都是无言以对。

        他们也无法确定。

        “是夜耀没错。他成功了,现在的他,是光明神。”大师的声音中带着难以言喻的欣喜。

        众人扭过头,看到大师那张近日始终带着愁苦和严肃的面孔,第一次放松了下来。

        “刚才的战斗,是他赢了,现在,他去追击落败的比比东了。“说到这里,大师脸上的笑容淡了下来,眼神变得有些复杂。

        柳二龙注意到了大师的神态变化,有些关切的挽住了大师的手。

        大师低下头,微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柳二龙自己没事。

        然而,在场,除了柳二龙以外,哪怕是弗兰德,也未注意到他的神态变化。

        此刻,所有人都沉浸在突如其来的喜讯,以及劫后余生的狂喜和放松之中。

        宁风致在短暂的震惊和狂喜之后,便急忙去了战场的角落,将仿佛陷入了深层睡眠的剑斗罗三人带了回来。

        蓝电霸王龙宗宗主暂且不提,这和他没有太大的关系。

        但是,剑斗罗和骨斗罗这两位老人,为了七宝琉璃宗付出了太多了。

        经此大战之后,大陆的形式恐怕将会就此稳定下来。

        在接连有神出现的现在,恐怕也用不着这两位老爷子出手了。

        再考虑到眼下这位神祗和他们七宝琉璃宗的关系……

        这两位老爷子,也可以安心的在宗门内颐养天年了。

        其他人如此,但是大师却是无法这么放松。

        他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夜耀远去的背影。

        刚才夜耀简短的跟他说了说现在的状况,告诉了他之后应该怎么做。

        尽管有些担忧学生的安全,还有隐藏在内心深处的那一缕莫名的情感……

        但是,现在,他还是有着他所需要完成的事。

        “现在,马上派人通告武魂帝国全军……“大师找到了几个人,对着他们吩咐道。

        他要挟神祗之战的大胜之势,彻底的将这场战斗结束。

        想来,在知道己方神祗败退的消息后,武魂帝国的军队应该也不会再有反抗的理由了。

        而在远处,一道略显狼狈的紫色倩影来到了裂谷之中。

        “咳……咳咳……”略显仓促的落到了地面,比比东扶着一旁的石壁,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夜耀……果然是天纵之姿,不过刚刚继承神位,竟然就有了如此实力。”比比东拭去了嘴角的一抹鲜血,喘息说道。

        此刻的她,已然不复此前威严狞恶的姿态。

        全身狰狞的甲胄破碎大半,其下的身躯焦黑一片,其下隐隐有着金光一闪而逝,甚至不时有着焦烟升起。

        这是残留于身体的光明神力,正在侵蚀着她的身体。

        尽管她以自身神力正在清楚,然而,这近乎烈火烹油的行为,让她的呼吸愈发急促了起来。

        不得已,她右手拄着略显黯淡的镰刀,慢慢的在裂谷中走着。

        还好,终于是让她到了这里。

        那么,她就还没输。

        她还有机会!

        “实在是不想用这招的……”比比东的声音中带着丝丝的疲倦。

        “哼,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啊!”讥嘲的声音毫不客气的响起。

        虽然声音有些突兀,但是比比东却丝毫不觉得意外。

        “是啊!上次在星斗大森林也是这样……”比比东阴沉的说道。

        这么多年来,自从当年之事后,她只吃过两次亏,而且就在最近几年。

        还都是因为同一个人。

        “你选择的男人……干得不错啊!”

        “哼,那当然!”仍然受困于封印的千仞雪骄傲的扬起了如雪的下巴。

        我的眼光,可比你要好得多!

        或许真的是母女连心吧,比比东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千仞雪心中所想。

        眼光吗?比比东心中无奈的笑了笑。

        或许真的是这样吧……

        不过,或许这样也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千仞雪的错觉,她竟然觉得,这一瞬间,比比东看自己的眼神,竟然是那么的……

        千仞雪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因为除了夜耀以外的任何人而波动的内心,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可是,比比东如此的眼神只是持续了短短的一瞬间,短暂到,以千仞雪的眼力,都不确定它是否出现过。

        “束手就擒吧,或许,之后的下场还不会太惨。”沉默了片刻,千仞雪冷声道。

        “呵呵,这可未必,你高兴的太早了……”比比东轻轻的笑了起来。

        但是,就是这么一笑,就又是牵动了自己的伤势,捂着自己的小腹,弯下了腰。

        “你什么意思!”千仞雪的眼神微凝。

        “什么意思?”比比东长长的吸了口气,在感受到那不断接近的纯净气息后,她再度挺直了身体。

        “马上,你就知道了。”

        随着比比东的话语落下,一个金色的光团仿佛流星一般坠下。

        就在即将触及地面之时,却又戛然而止。

        极动与极静,就在倏忽之间完成了转变。

        丝毫不显突兀,反而有着一股本该如此的自然。

        夜耀飘然落地,立刻就看到了尽管挺直了身体,却依旧尽显虚弱,不似神祗,反而像一位柔弱女子的比比东。

        以及在她身后,那似乎每分每秒都在不断被削弱的封印。

        “雪儿?”夜耀有些惊喜的看着封印中的人儿。

        封印中,不断灼烧的太阳之火停顿了一瞬。

        千仞雪温柔的伸出了手,放在这让她厌恶不已,始终未曾触碰过的封印之上。

        五指放在封印上,对准了夜耀张开,仿佛想要握住他一样。

        “我还奇怪雪儿怎么还没有成功,原来是被你给困住了。”夜耀温柔的看了一眼千仞雪,在确认她只是被困住,而并未受到其他伤害之后,终于是看向了比比东。

        千仞雪开启传承的时间比他更早,理论上,她应该更早完成传承仪式才对,可是,当他重回大陆,感觉到的,只有罗刹神的神力。

        至于他们两个之间的武魂感应……

        他无法感觉到千仞雪的存在,所以,他本以为千仞雪是还没成功,所以被隔绝了。

        可没想到,原来是被罗刹神力所阻碍了。

        “雪儿,等等,我这就将你放出来。”夜耀看着那哪怕自己不管,不消两天,也可以被千仞雪破除的封印,眼神锋锐。

        的确,这封印带着浓郁的罗刹神力,而且有着这裂谷万年以来死去的生灵的怨念作为补充,哪怕是千仞雪,都短时间内不得出来。

        然而,在他手中的圣剑面前,终究也不过是一层稍微硬一点的皮罢了。

        于是,散发着光明气息的圣剑在手,夜耀就欲挥下。

        “不要动!”比比东的声音虚弱,但却毫不掩饰其中的冷然。

        “你拦不住我。”夜耀斜睨了她一眼。

        如果是比比东完盛时期,他可能还要费点力气,但是,现在……

        比比东却是不气不恼。

        她喘了口气,身上散发出的焦烟似乎也淡了一点。

        她挥了挥手中的镰刀,镰刀的长尖已然划入被黑土覆盖的地面。

        “没错,现在的我,拦不住你。”比比东淡然说道。

        “你很强,这一点超乎了我的意料。”

        “但是,很遗憾,我有人质。”

        “我是拦不住你救人,但是,你可以掂量一下……”

        比比东的镰刀亮起了深紫色的光芒,与封印千仞雪的封印交相呼应。

        “在你破除封印之前,我能否和她同归于尽!”

        “看看,是你的剑快,还是我的念头更快!”

        夜耀豁然抬头,这一刻,他脸上的淡然再也维持不住。

        “你要做什么!”夜耀惊怒交加。

        不止是他,就连千仞雪,也是震怒的看着比比东。

        “我败了。“比比东低低的笑道。

        “但是,我不想就这么败,我为了今天,准备了太久,我绝对不能败……”

        “如果我败了,那么,这么多年以来我所做的一切都将成为笑话,呵呵,这神位,乃至这条命都无甚意义了。”

        “所以,临死前,带一位同级的神祗一起走,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夜耀终于明白了比比东想要做什么。

        这个疯子!

        她竟然要引爆自己身上所剩的所有神力,乃至是自己的神位和灵魂。

        一位一级神的自爆,外加上这处裂谷残留的那积累庞大的神力……

        夜耀无论是想要退去,亦或是凭借阿瓦隆,都足以自保。

        但是千仞雪不行!

        被封印所困,无法逃走,也没有阿瓦隆这样的至宝庇佑。

        哪怕她是天使之神,恐怕也会当场陨落!

        “虎毒不食子!”

        “你见过十几年对她放任不管的母亲?谁给你了,我认她这个‘女儿’的错觉?“比比东尖锐的笑了起来。

        如遭雷击般,千仞雪的身体晃了晃,俏脸瞬间变得雪白一片。

        内心深处,某个有些虚无缥缈,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有些期待的想法,就此破碎。

        心如死灰。

关闭